425文章网>故事>口述故事>我的一个道姑朋友

我的一个道姑朋友

临秋 0 0 2009-05-12 17:48:30

我欣赏她,因为我在她的眼中看见过真诚,我心疼她,因为她花一样的年纪,佛门净地成了她的归宿。我以为我可以和她成为一辈子的好朋友,奈何我人生道理顿悟太少,没有温暖她那颗已经看破红尘的心,没有将她留下来,惭愧!

看过了那么多别人的故事,听过了太多别人的事故,总是不太相信悲剧会发生在自己身边,与其说是一种侥幸心理,倒不是说是一种不愿清醒的美好憧憬吧!但当太多事就这样赤裸裸地暴露在现实眼前时,才相信,有的人,一旦错过就不再,这错过,也许是阴阳相隔的叹息,也许是各自倔强的往事回首,叹流年,指缝太宽。

一切如昨日重现,只愿是梦境一场。愿你没有当时被强烈的自尊心冲昏头脑,一根麻绳结束了自己的生命;愿你没有逞能对着河水跃跃欲试,大口的水切断了生命的讯息;愿你心中“面朝大海、春暖花开”,清心寡欲之地不是你的归途。

道姑朋友说她心中未曾有过光。她后来不愿意和我表达太多思绪,因为她不想左右我的情绪,她的悲观主义在旁人看来就是一个“精神患者”,她讨厌人世间那张虚伪的嘴角,她受够了这些尔虞我诈,出家,成就了她的解脱。

她抱怨人活着很累,尤其在说话这件事情上。我不敢苟同她所有的说词,也找不到任何证据去否定她的说词,也许,人生来就是为了受累,只不过最终都会苦尽甘来,豁然开朗。

人类说了太多如果可以重来,自己就会用多好的态度珍惜眼前人的内容,其实他所许诺的,明知道是只需要耍耍嘴皮子当个“老好人”,根本不需要任何需要用实际行动去证明的事情,他说所的如果的事情,只不过认准了那是不可能的事情,一旦结局可以更改,你再看看他说的话还会不会有力铿锵,只不过证明“打脸”罢了。

道姑朋友也曾享受过“父母之爱”,也是父母的掌上明珠,只是父亲身体抱恙,终日在与瓶瓶罐罐打交道,那时候,他们家有所有亲戚都觊觎已久的传家宝,那时候,所有亲戚都争先恐后说要把道姑朋友过继到他们名下,所有人脸上都笑嘻嘻地在说,却没有任何一个人去做。

道姑不久之后失去了至亲,那些看上去很友好的亲戚,每个人都准备好了一套推脱的说词,最后迫于舆论的压力,财大气粗的伯父赡养了她,她开始过着寄人篱下的生活。

母亲说好的日后与她相依为命,转眼已不知去向,嫁入谁家,此生又为谁娘,不得而知。道姑一下子成了一个“孤儿”,她活着的每一天都是一种煎熬。

那日,她厌倦了周边这“人前说人、人后被人说”的局面,毅然决然,她走进了“敬老院”。

“敬老”,一个看上去多么和谐的词语,细挖掘,那只不过是一群太拥有自知之明的老人选择的一条有尊严的路,那只不过是些许子女找的一条求个心安理得的路,背后的心酸,当事人才懂,人生的无奈,也许这里是一种诠释。

他们嘲笑自己“土埋半截”,如今是等死之人,是被社会给唾弃的人。道姑朋友说,与这些人相处,让她第一次觉得人心是有温度的,他们早已经将生死置之度外,只是“过一天、算一天、开心一天”,他们在卖力地表演,在给身边人带去快乐,他们志同道合,他们心心相惜,告别了“人心隔肚皮”的不该,他们在做善良的自己。

道姑朋友也以为这里会是她最终的归宿,直到她目送一个个孤寡老人远去的背影,一场场“仙逝”的葬礼,她感悟:人世间的悲欢离合已不值得留恋,她要踏上归铱佛门的征途,往事不堪回首,何必感伤成叹。

已是多年未见我的道姑朋友,不久前的一次碰面,她一心只专注于她的鱼木上,我也只是远远地望着她,不去打扰,作为朋友,我应该祝福她找到了生命的净土,应该为她而高兴。

世间执念颇多,谁也没必要去抨击谁,一个悲剧的产生,或多或少拥有太多人的故事,只不过你选择自欺欺人,而他却眼里揉不得半点沙子,只不过你的思绪是被别人所左右,为别人而活,只是空壳是自己的,只是心口不一的话,是你说是学会做人的强词夺理。

道姑亦不特立独行,朋友在渴望火眼金睛。

标签:朋友
推荐口述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