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25文章网>故事>口述故事>苍穹之上

苍穹之上

墨语清心 0 0 2009-09-04 18:07:26

第一章 苍穹之上

高天之上,那里彩云一片祥和,炽热鎏金色的光芒充斥天地间,这是所有人的向往,他代表的是这个世界的最高战力,其中有着无穷的造化,天地圣人,仙人都在其中。

高楼林立,金色巨宫横亘,力压穹庐不知几万里放眼望去,只有金色的天空,这天蔽日,金光闪烁,浩荡无穷远,数百根通天支柱扎根天地间,似撑起了这一方世界,世界与我唯一,我与世界一体。

触及高天之上,赤金色的门户矗立,镇压天地,隔着无穷远便是感受到其中的磅礴绵延之力,纵然天神来了,在此也得臣服。

“伏龙”二字闪耀至尊光芒,这是无上强者亲自刻画,大道天成,浑然一体,仿佛其中的力量可以镇压仙古青龙。

很显然,门户之内,这是一个存在于天地间的无上大教。

火光冲天,一一头金乌的尸体被炼化成烈日,无数的火焰喷发出来,无数的光芒充斥天地间,那炽热的流火似是要烧穿一切,纵然烈焰横空,焚尽天下,依旧影响不到下方丝毫。

那流动的湖泊仔细一看竟然是灵泉,灵泉侃侃流出,其中更有混沌气,仙光澎湃,或许是因为灵气浓郁的化不开,灵气在空气中都处处凝结。

仙药芬芳,七彩流光转动,道韵横生,若是给他们时间,那他们也可以成仙得到,所谓生灵不过是长与短而具备灵性,天下之间,浩瀚寰宇,一切皆有灵性,唯独差的只是时间而已。

一人盘坐与一株神药身前,他这是在打坐,看不清他的面容,周身却有着混沌气缠绕,仙风道骨,一看就是得道之人,一指点出,园中许多的神药都纷纷蜕变,有鼻子有眼,竟然是在点化生灵。

此人笑颜绽放,大道生莲,虚空中竟然降下神曦滋润下方的一草一木,每一株灵药。

举手投足之间,竟然有着天地之势,天地之大,就连大道规则都不能束缚,硬生生缩短了时间。

苍穹之上

时间长河轰鸣而出,虚空中直接被撕裂,浩渺烟波几万万里,裹挟着天地间最为霸道的雷霆,时间长河之上,他衣诀猎猎,意气风发,长河之中突然出现一柄天刀,要斩碎破坏规则的人。

天刀散发无穷劫光,横跨万古,巨大无比,纵然天地无穷之大,也显得没有他丝毫的容身之地,世界为他破碎,而后消散在混沌中。

他手指轻轻向前,天刀直接被压制,硬生生被截断,时间长河中再度涌起一头凶猛的古兽,然而他口中也只是念着“归去归去——”便化作乌有了。

真吼始祖将头颅放低,在这样的盖世人物面前,他也只有俯首,如此天纵人物,必然是这金宫的高层。

真正到了这一个层面,他也无法接触到太多。

试问,天地之间,有谁能和时间抗衡,三千大道,命运第一,因果第二,然而这时间之力则排位第三,说是排在第三,可这三者并没有真正强弱之分,有的只是强大的人。

下一刻,风云骤变,袖里乾坤,在他的绣袍之中,吹出一阵猛烈的罡风,天地都被击穿,破碎天外诸多星辰,而那时间长河也不能幸免。

药田内一朵朵神花绽放,馥郁芬芳,点点金色的光芒从其中逸散而出,这是他们的先天之灵,所谓先天之灵,是先天灵气的一种,也是天地间最为厉害的灵气,没有之一,只因不曾沾染因果,所以无惧后天任何道法,若是以此铸就先天灵胎,那今后的路将是一条无敌路。

中年人大袖一挥,所有的光芒聚拢,化作一道惊天长虹,向着伏龙教大殿而去。

可以看到,在那大殿之中,有着一道极为强烈的光芒,任何人都不足以形容,细看之下在那光芒之中,竟然有着一个婴儿,此时竟然在吮吸着先天之灵。

定神注意,那婴儿所睡卧的竟然是一方古朴石印,石印上面烙印着一些花纹,很清晰,那是一个又一个的宇宙。

每一个宇宙连成一片,到最后一副星空宇宙图出现,每一个宇宙之后都有无数星辰,拥有无数的生灵,天地在这周天宇宙图前都显得渺小不堪。

那似是天地的胎盘,虚空中无数道光芒绽放,七彩绚丽,像是冥冥中打开了无穷无尽的门户,吸收宇宙星辰的能量。

这等神物即便是在伏龙域也是最为珍贵的神物,必然位列巅峰之最。

这孩子还未真正出世,还处于懵懂之间,但不可否认的是,他是天地的宠儿,若是任由他成长,以后的路途不可限量。

当真是天生地就,潜力逆天。

婴儿脸上露出笑容,隐隐约约可以看到一颗颗洁白的牙齿,如同一岁多的孩童一般,湛蓝色的眼瞳中有着炽热的光芒,那是天道符纹,先天灵气滋养了他,他的身体虽然幼小,但却是无比强大。

中年人脸上一片祥和,周身的混沌气有了一丝波动,可喜可贺,也不枉他煞费苦心,耗费自身的灵气,温养神药来滋补于他。

毕竟他是伏龙教上下的命,一切因他而始,也该还他一个圆满,老者面露慈祥。

铛——

金色的波纹响起,那是来源于最中央的道钟,他名为东皇钟,是伏龙无数岁月中留下的至尊神器,未能莫测,环顾四宇,还没有任何一种力量可以与之抗衡。

洪钟大吕之声响起,洗涤人心神,就连吼族之主听到后都是无边的虔诚,仔细聆听,这是天外大道梵音,常年在此听道可以使得修为与心境快速进阶,这是所有人都求之不得的,这是朝圣之地。

这钟声响起之后,整个金宫之中所有人停下了修炼,都在密切关注。

“这道钟虽好,可每次响起必有不凡的事情发生”

天地一片风轻云淡,没有任何的不和谐,纵然天空的无尽深处也只是多了一抹彩云。

传闻道钟响,一鸣神陨神陨,二鸣天哭,必有一方世界湮灭,三鸣世间将有大劫难。

“难道是某位上古仙人仙逝,我伏龙大教的显然屹立在这个世家的绝颠 ,世间再难有力量可以剥夺他们的生命,纵然是时间也依旧难以撼动,他们早已经超越了与天同寿,即便是世界破灭,他们也依旧亘古存留。”

就在众人议论纷纷的时候,东皇钟再度响起,震耳欲聋,仙道气息直接将世界外围的混沌气息掀翻,滚滚浪涛混沌气,绵绵厚重万万里,无穷仙光绽放,一时间诸多星辰坠落,向着伏龙而来。

那全都是一颗颗真正的星辰,其中的生灵强大无比,有的甚至于堪比伏龙的弟子,惨叫一片,然而他们止不住自己生命原星的坠落与凋亡。

火红色的光芒陡然间绽放,伏龙之中一道巨大的光芒扩散开来,似是将天都一起笼罩进去了,外界的星辰坠落的瞬间,击在光幕上,瞬间化作乌有。

“变天了吗,自上一次东皇钟响已经过去了一个纪元,如今怎么东皇钟竟然突兀地响起来了。”东皇钟代表的是诸天万界的极端力量,他影响着规则与秩序,而最为神秘的是,他能够预知潜在的危险。

东皇钟的突然响起,整个天空都显得很是阴霾,似是被一股强大的力量笼罩,让人望而生畏,所有人都是开始戒备,一定有什么了不得的事情要发生了。

铛——

宏伟辽阔的声音再度响起,东皇钟的音波,直接让混沌海大浪滔天,那些在混沌中还未完全发育的小世界纷纷破碎,其中的一切都化作乌有。

这就是东皇钟的力量吗,所有人都开始意识到,东皇钟这一次器灵复苏了。而今真正称得上是开天辟地的真正神器。

东皇钟四鸣,这一下即便是高层都惊动了,这是千古也难的一见的。

“上一个纪元纵然三千神魔突破地牢,破灭无数世界,天下被吞噬无数,这东皇钟也只是三鸣而已,难道说,这时间还有比三千神魔更厉害的魔魅。”

东皇钟四鸣,天都在哭泣,一股悲凉之意传来,那是来自东皇钟的,东皇钟浑身颤抖,那是从未有过的,真吼始祖想要仰天长啸,然而他却是感受到了来自于无限虚空之上的压力。

而后所有人都是看到一个庞大身影,压盖诸天,让天地都抬不起头,万灵臣服,混沌伴生在其左右,一朵莲花在其手中绽放,跨越无数纪元,很快有人发现,在那莲花之上流动的是时间长河。

难道说此人身临绝颠,竟然能够将时间长河收为己用,事实上即便是站在这个世界的巅峰,也没有人可以做到,想要驾驭时间长河,驻定要承载千古岁月,悠悠千古。万万年,谁人能真正的不死不灭。

时间如刀,岁月斩天娇,任凭你风华绝代,想要屹立在时间长河之上,也是不可能的。难以想象此人究竟是如何做到的。

“神灵,也不过如此吧。”

灵药园中的中年人看到这一幕面色凝重,这样的人不是无名之辈,他也看不透,他手中的时间长河千真万确,其中的时间之力,可以颠覆任何一个纪元,让所有生灵都堕入轮回之中。

中年人浑身裹挟着混沌气,向着天外而起,想要与之对话,然而在半空中他却是生生止住,一股巨大的压力倾泻下来,根本无法阻挡,还没有触及到对方,自身就已经败下阵来。

这是千百世都不曾有过的事,他只能看清楚,那一道身影似是矗立在所有的大千世界之上,纵然自身修为通天,早已修成天眼,依旧无法望穿他庞大的身躯。能够看到的只有一株莲花和晶莹的手。

这难道才是仙道的极致,我为圣人,为何竟然看不清他的面容,难道说此人真正强大到世间无可匹敌,罗天震惊。

早在无数岁月中,他之名就已经震慑无数宇宙,在当年杀得敌人头破血流,到最后世间无人敢称尊,可以说除却那几人之外,世间再无敌手。

“贫道乃是伏龙域主坐下的罗天护法,道友今日莫名来犯,究竟意欲何为。”

身影如同洪钟大吕,罗天故意将他的声音放大,扩散到宇宙世界各处,保证这人能够听到,在他看来,此人修为极强,放眼伏龙域,能够和他一战的没有几个。”

伏龙大教也不愿招惹。

无上虚空,这是一道很模糊的身影,浑身被七彩的光芒笼罩,遮蔽了一个个宇宙恒星璀璨的光芒,一只大手落下,掌指之间竟然是有着星河流动,一个个世界在其中破灭,然后再生,最后化作虚无,五行再现,生灵万千。

化腐朽为神奇,一瞬间,幻灭幻生,生死就在他一念之间。

世间人皆为蝼蚁草芥,纵然罗天的话传到了诸天宇宙,然而在这一只手依旧落下了。他的目标是伏龙大教大殿中的先天道胎婴儿。

落下的瞬间,时间长河被截断,只剩下这一只手,一切都停止了,未来过去,无人可以改变,时间长河生生被截断一处,让这里的生灵陷入无尽的轮回之中,这一只手就像是真正的天道使者,天道之下,无人可以幸免。

他面色一凝,这人竟然是冲着先天道胎而去,若是先天道胎有什么闪失,那整个伏龙域都会真正震动,只因这道胎背后的主人太过强大,若是世间还有人敢称尊的话,一定就是那个人。

“真当我伏龙域好欺负吗。”罗天嘴角溢血,咬牙大喝,此时是不上也得上,无论如何也不能够让他有所闪失他为伏龙教的护法,深受域主恩惠,因果万千,恩同再造,岂是一条命就可以了结的。

自然要全力保护着先天道胎。

护族大阵开启,无数血光冲天而起,爆发强烈的杀机,一道道的上古英灵飞出,化作战神向着大手而去。

大手巍然不动,还未接触到,那些英灵便已经灰飞烟灭,要说这天地间最强大的阵法 在哪里,那一定是在伏龙域,而这真正的核心便是在伏龙大教之中。

伏龙大教亘古长存,其底蕴太过深厚,没有任何势力可以与之比较,护族大阵一出更是斩落天上无边星辰,只可以在那大手面前任然不堪一击。

轰隆一声,伏尸百万,血流成河,伏龙教内,几乎绝大部分的生灵都在顷刻间湮灭,化作飞灰,没有人可以幸免。

“啊——”

这到底是怎样的魔头,天地难道真的变了吗,我伏龙教历经千古岁月,到头来竟然要被一个魔头覆灭吗,我心有不甘。

此人为伏龙教的绝世天才之一,浑身爆发出无量神光,抗衡那一股力量,依旧没有任何的意外,护体神光没有作用,整个人直接消散于无心。

无数道血光冲天,要血继苍天,召唤下祭祀之礼,想要拉扯天地间的因果,让此人停下来,一切早已注定,时间长河都被他用来浇灌那一朵大道莲花,世间因果又算得了什么呢。

虚空无数的秩序锁链崩碎,崔古拉朽。

金宫万万里,仙山道谷在一瞬间被夷为平地,一些还在闭关的老道人,或是隐藏起来封锁气血的老怪物甚至连惨叫都为发出,直接被抹杀,没有任何的怜悯。

伏龙域的高手损失惨重,这大手落下来的瞬间,逃出来的人寥寥无几,毕竟不是每一个人都有着极强的修为,这一切直接被击穿,击碎。

血色的花瓣从虚空中落下,天灾哭泣,有圣人陨落,天地都在恸哭。

那像是无数人的鲜血凝聚而成,红的透彻,罗天踉跄,浑身颤抖,早已经没有了之前的威严,护体神光破碎,浑身都是鲜血,那混沌气更是被击碎在天地间,他的身体随时都会崩开。

苍茫大地,强大千古,悠悠岁月都没有能够磨灭的伏龙教,竟然在今朝破灭,可笑的是,我连此人都面容都不曾看清。

他到底有多强,罗天仰天长啸,所有的地方都是一片狼藉,山门前的吼族之主的虚影矗立在那里,大劫到来之前,他偷天换日,以此博得了一线生机。

罗天浑身颤抖,死死地盯着高天之上,那一只大手的掌中躺着先天道胎,一缕缕的神从其中溢出。

“你如此灭绝人性,硬生生斩掉他人根基,就不怕来日清算吗——”罗天大吼。

无喜无悲,无忧无虑,大手的背后那人没有半点的情感,先天道胎面露苦涩,浑身的光芒迅速萎靡,一股鲜红的血液流出,这是他体内的先天道基,鲜红无比,终究是一个幼童,在绝对的力量面前,毫无抵抗力。

先天道胎挣扎,然而没有任何的作用,天上的星辰是如此的炙热,那巨大的阳星照耀四方,虚空震颤,先天道基化作飞灰。

婴儿终究是婴儿,嘴角一丝鲜血流露,最后从虚空中径直落下。

罗天目眦尽裂,天上那人必然是不世大敌,这孩子是他一手抚养的,可以说他也算是半个这孩子的父亲,那大手再度落下,眼见儿子被斩掉根基,此刻还要被斩杀,一股气血冲天,遮蔽了半个苍穹。

生生将那一股压力排斥在外,在婴儿落下的瞬间轻轻将他抱住了,婴儿陷入沉睡,罗天想要怒吼,他知道这里不是久留之地,天上那人随时都会再度斩杀他们。

身后时无限的废墟,伏龙大教在一瞬间毁灭,剩下的只有他一个,举世姐悲凉,这种苍茫的恨意只有他才能明白,弱肉强食,纵然为圣人,又有何用。

在这样的力量面前,便是天道圣人,也一样会被斩杀。

世间是否真的有轮回,来藏匿这样一个庞大的人,罗天心中有着无限的想法,想要去印证,生命已经凋零,手中的孩子他是一定要救的。

缩尺成寸,跨越无数星河,金光大道绽放,足迹划破了天际的流星,整个世界感受到一股急促,出乎他的意料,后方那大手没有追上来,似是放弃了追赶。

罗天苦涩,身为圣人,何时如此窝囊,好在手中的孩子还在,然而探查之后他才这阵发现,原来一切都晚了。

那大手的主人狠辣无比,这孩子的生机早已磨灭,仅靠一口气存活,或许是一日,或许是两三天,只要这一口气没了,这孩子便是真的死了。

推荐口述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