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25文章网>美文>哲理美文>临行前的忏悔

临行前的忏悔

咸鱼卖大蒜 0 0 2011-07-28 04:40:53

人们总要说定义一个人的,不是他在想什么,而是他做过什么。可不论我做过什么,我都来到了这个学校,和与我相似的同学一起上课。我做过无数选择,可它们并未定义我成为了什么样的人,至今我都不能一口咬定自己是个好人,抑或是个坏人。

我耗尽精力探索自己的存在,寻找自己所要的意志。这似乎就是哲学家们所说的,宁愿要确定的虚无,也不要不确定的实有。可我的性格实属偏执,我想告诉我的父母,“我所做的一切,甚至是无所事事,都会帮助我认识自己的本性,它们都是有意义的。”可我又没有这个信心,我甚至可以告诉他们,“我所做的一切都是无意义的,因为我没有意志。”因为这似乎更符合实际。

我们每日每夜都活在真真假假,虚虚实实当中,很多人已经觉得烦,混入其中,分不清现实与虚拟。在我仍未开始怀疑善恶之前,我要将我所做的离经叛道的事做一次忏悔,以备考据。

我自幼喜欢舞刀弄枪之人,在他们杀死敌人时,我的正义感便得以昭彰。年幼时我将邻家的鑫当作恶魔(他总是蛮横无理)。我与他同喜欢燕,我把她当作公主,我所想的便是杀死恶魔,得到公主。这在那时的逻辑背景下,对我来说便是真理。这就是我的本性吗?反对生命以追求虚无?后来我被人教会,生命是最可贵的,是至高无上的。(我开始厌恶自己的本性,我抛弃了杀死恶魔的王子,并和蛮横无理之人做朋友,我见人都要忍让三分。)我总害怕暴露自己的本性,于是我学会了懦弱(抑或是装扮的懦弱),人们便误以为我是个乖孩子了。可他们错了,当侠客为了自己的红颜知己杀人,当革命战士用手撕开日本人的身体,当一个民族以所谓的正义将另一个民族消灭。这些或对或错的行为使心中的暴力逐渐积攒,我寻找射杀人的游戏,观看暴力的电影电视,我看到一个个不知为何死去的鬼魂倒在我的身边,在他们的枯骨上,人们相爱,繁衍。同时,我的本性也在逐渐将我吞噬。

人们总要羡慕一个小孩的单纯,是因为他什么都没有做,而不是因为他什么都没有想。这也就是我这样的恶魔为什么会被抚养长大,因为我善于隐藏。我喜欢女人,漂亮的女人。儿时我便喜欢漂亮的姨妈。后来我被告知这样是不对的,是罪恶的。于是我的注意力便转移到了燕身上,在我下决心杀死恶魔前,他便对漂亮的恒投怀送抱了。这种相似的情景无数次发生在我的身上,可我还一直地往前冲,撞得满头是包也不悔改。这便是我的另一桩本性,它是一个色魔。我从柏拉图那里了解到,真正的爱是精神上的,可我在寻找真正的智慧女神时,她们都离我远去了(只怪我不仅丑陋,也没有灵魂,甚至不愿欺骗自己前进),可我善于隐藏,我化作一道溪水,想要一窥她们在河边洗澡时的芳容,她们皆望着水中自己的影子出神,身姿窈窕曼妙地舞蹈着,并一展歌喉----俊俏的纳修西斯,你为何不爱我?我讨厌被这种心情控制,又对她们有本能的需求,开始时我对唧唧歪歪的言情小说情有独钟,后来我开始观看色情影像制品,直到我对一切感到厌恶。我仍是一个色魔,肤浅的色魔,困在肮脏的地狱里,尽管我想找到一个出口,可我从没看到一个引路之人。

或许第三种离经叛道在大众看来是最不值一提的了,可它对我来说却最重要,它构成了我每日生活的一部分,它便是谎言,我的又一个本性。从儿时起我便拒绝自己的其它两个本性,尽管撒谎使我痛苦(我在热爱生命的同时,也反抗了生命;我在追求爱情的时候,也在反对爱情),可它使我存活了下来。这样说起来似乎太过抽象,那么我便举几个简单的例子:我曾为了零食偷窃;我为了不被开除而避免与人争斗(我的农村小学情况复杂),尽管那事关尊严;我接受了不该领的奖,以为了美好之前途(有人将道德优秀奖发给我,只因为成绩好)。

我的恶性并不止这三桩,我厌恶自己,也已经编织不出任何谎言为自己开脱。

我不知道这个世界上还有没有真正智慧的人。可令我感到可怕的是,每当我追求自己的本性时,总有人与我共鸣,渐渐地,他们似乎填满了我的周围,让我喘不过气,他们还要用从真理中摘得的只言片语劝我服从,还要从真实中得出的形而上的观念逼我就范。这也就使得我的忏悔并不只是在说我自己,而是在说几乎所有人,如果我有资格的话,我愿为一切执迷不悟之人忏悔。

临行前的忏悔

我崇拜自己的父亲,因为他似乎一直都在按自己觉得正确的方式做事,可就大部分人的观点来看,这正是他的失败之处,即正在于他从不作恶。就我来看,这也是所有正人君子的失败之处,即正在于他们从未思考生活的合理性,即使不论它是上天还是社会所强加的,即使这种生活使他们痛苦,然后变成了精疲力尽,然后是背叛,或是灭亡,他们也毫不犹豫地选择了维护。

亲爱的爸爸妈妈,我希望我能去追求你们所谓的幸福生活,我希望我能告诉你们:“我的一切做法,不论善恶,都是为了今日的顿悟”。我希望我能不再胡思乱想。或许我应该投入众生的洪流之中,似乎那是最安全的了。可我不知道,我的心中,还是否会有善恶。或许我应该让硬币来决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