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25文章网>日记>幸福日记>榴莲 父爱

榴莲 父爱

祸乱花都 1 0 2011-07-29 12:17:04

没有月光的夜,一个人独自徘徊,耳边总仿佛听到那个嘶哑的声音在呼唤我。

那天晚上,自习推迟了30分钟下,我像往常一样走上公路,周围是漆黑的一片,我习惯性的将手伸进口袋,才发现忘了带电灯。

空中依稀闪烁着几点星光,天边隐隐的是一带远山那黑色的剪影,月亮羞涩,躲在闺房不肯出来。狂风呼啸而来,打过我的脸庞,脸就像被茅草拉过,我不经意打了个哈欠。冷风还在向我进攻,我被着凄冷的夜欺负的很惨,加快脚步向家跑去。

就在家下的柏油路上,我愤愤不平地抱怨父亲没来接我。“雪——雪,雪——雪。”一个很熟悉又很陌生的声音传了过来。显然是爸爸在叫我,然而这声音嘶哑无力,我从未听过爸爸这样竭尽全力去叫我,这声音像从另一个世界来的,我又加快了脚步。

凄冷的寒风中,伫立着一位苍苍的声影,正弯着腰向下张望。“爸——”我冲过去一把抱住他,爸爸没说话,呆呆地看了我一会儿,借助父亲手里电筒的光发现两行泪从他眼角流出来。爸爸蹲了下去,双手放在腿上,头趴下去静静地抽泣,空气像是凝固了,静的听到爸爸的呼吸声。我也感到眼角湿润了,我拍拍父亲的肩,问他怎么了,他却低着头一言不发。

就这样待了好久,爸爸颤巍巍地站了起来,望了我一眼,便扭头走进家门,一下子坐在床上,眼睛里透着些无奈。

静坐许久,爸爸有气无力地道出了原委,他说他不是一位称职的父亲,在别人家干活,晚上多喝了几杯酒,回来已经过了我平时下自习的时间。这时我打量着父亲,满脸皱纹,灰黑色的脸庞满含愧疚,一双眼睛没有任何穿透力,白发已打败黑发。

父亲永远像榴莲,闻起来确实不入鼻,但吃起来却是香甜的,这就需要我们慢慢品尝了。

标签:父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