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25文章网>散文>爱情散文>清秋夜、祈月泪,几许盟言

清秋夜、祈月泪,几许盟言

极品仙医 0 0 2011-08-09 19:22:23

月华如练,千秋万世。人生一世,不过百年。

对月祈愿,念了千年,恨了千年。落泪,洒了千世尘缘。

(壹)情弦一指,众生倾倒。

绮陌宫。

十月的天,深秋意寒,梧桐叶落,是离别恨。

玉指拨弦,素绫照旧谱一曲《汉宫秋月》。琴音婉转,撩起她心中的恨与痛。

当年的这首《汉宫秋月》,飞魄倾意,如今只余下了,浓浓的恨。

“嘭”地一声,音绝琴断。她苦笑,一滴晶莹的泪水顺着脸庞,悄然滑落。

人生若只如初见,何事秋风悲画扇?!等闲变却故人心,却道故人心易变。

一年来,纵是独获隆宠,宠冠后宫,她也未曾开心过。那负心的人,终究是要回来了。

“娘娘。”宫婢来报。

她回眸,掩起伤痛,美目流转,“他们到了么?”

宫婢会意,“回禀娘娘,听宫里的人说,南平郡主与萧将军,明日即可到京。而且皇上龙颜大悦,说是要……”

“说是要什么?”她不悦。

宫婢轻叹,苒妃娘娘对萧轻寒,终是没有忘情。

“皇上龙颜大悦,说是要让萧将军娶南平郡主。”

她微微出神,抚着断了的琴弦,薄唇轻启,“做得很好,下去吧。”

“是。”宫婢应了声,缓缓告退。

明眸潋滟,眼底划出了一道不知名的光。

轻寒,你要娶南平郡主了是么?我不会让你如意的。还有,当年你为何要弃我而去,这次我一定要让你说清楚!我不相信,不相信你是为了南平郡主,而不爱我。

(贰)落花狼藉酒阑珊,笙歌醉梦间。

清晨,旭日东升。

她对镜,看着宫婢们在为她梳妆。

这样的她,珠光宝气,仪态万千。举手投足,皆是妖绕入骨。

如若可以,她宁愿不要这样的自己,只要从前的素面清颜。

记忆,纷杳而至。

当年,她本是富家千金,待字闺中。官宦之女,终是要入宫做秀女的,她也逃不过宿命。

虽无心踏入那红墙牢笼,但皇命不可违,也无可奈何。

秀女入宫待一个月,才能听候封号。她本以为一生就要这样度过,看尽人生百态。

但,缘来才知道。

紫气袭来云缕散,秋霁好空明。烟花十里路,往来丽人影。满楼红袖招,清香逐水流。腰纤纤,衣裳绕蜂蝶。

锦绣花丛间,一女子执扇扑蝶,**吁吁,香汗淋漓。

欲进前,不料脚下石块一拌,她惊呼出声,却落入了一个温暖的怀抱。

惊疑,错愕,痴迷。

清钰的容颜,飞扬的戎姿。

萧轻寒。轻寒,从此占据了她懵懂悸动的心。

清秋夜、祈月泪,几许盟言

(仨)知我意,感君怜,此情须问天。

疏影横斜水清浅,暗香浮动月黄昏。

她,素绫,情愫淡雅。美胜艳芙蓉,叹知音难求!

嫩葱白纤指,冰肌玉骨间。妙手一弹弄,天籁之音。

他,轻寒,绝世翩翩。容比贵白玉,惜红颜何在?

箫语悠扬,琴箫结韵。曲声含知音,随风散,入九霄。

回首,敛眸,此情意你知我晓。

初见如此美好,可结局却……

他说,他会带她出宫,浪迹天涯,共结连理。……

离皇帝封妃的日子不远了,却未曾有过他的音讯。不免有些慌张,但她愿意等。

天要作弄人。

直到封妃前天,她才知道,他离开了京城,去了临江。

只留下了一封绝情的信。

她不敢看,更不会相信,他为了青梅竹马的南平郡主,会丢下曾经的誓言。

如此简单,绝情,萧轻寒,你到底是什么意思?

万般悲痛化作滚滚的泪。

无情的信,漫天残碎……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