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25文章网>散文>伤感散文>如果流年不死(于孟特芳丹的回忆)

如果流年不死(于孟特芳丹的回忆)

绝地战神 3 0 2010-12-05 19:19:24

流年,没有流逝,何来安年;忘记,没有遗忘,何来记忆……

——写在前面

我们每个人都知道回忆的力量,有时如钻石般闪耀,有时如锈铁般晦暗。正如我们所经历的,与时间擦肩的瞬间,那些旧时光便死去了,在潮湿的大气中化为乌有。

近几日的我总是回忆起孟特芳丹,那片位于巴黎以北桑利斯附近的净土。那里的傍晚有无垠的天空,天边也总是流淌着金黄,流淌着灰紫色的玫瑰云。那里有婀娜的柳树,有还算挺拔的白杨和混合着泥土香气的田野。

柳树已不见叶片,杨树也褪去绿装。眼前的景象并不像柯罗油画里那般春意盎然。但却仍旧充满着浪漫。树叶给人的感觉仍是那么熟稔。可以分辨出它们曾经动人的芳华。可这芳华终抵不过流年消逝。敢问,若流年不死,这景象是否会有所改变?

流年,若没有流逝,又何来安年?从婴孩时期到少年时期,从少年时期到远离青春期,我们的日子是那么的源远流长,即使有过波澜,但岁月沉淀后那些个琳琅满目的日子也会变得粼粼微波,平静的流向远方。我们的岁月,就这样死去了,再也回不来了。包括那些没有必要的悲伤和没有必要的快乐。因为流年已死,一切成空。即便它们曾在记忆里留下过刻痕,即便它们会永远散发着温柔的光芒。

忘记了是怎样看到《孟特芳丹的回忆》这幅作品,那似乎也是跟随时光一起死去的东西。我只是记得最近几个月在看画册时看过,看过后便过目不忘。那里是个梦幻的世界,就犹如我们也置身于梦幻中一样。在这梦幻里,我们好像前世就到过这一样。在此生长。在梦里,在爱里,在母体一般的温柔里。温润了我,击中了我。

一片片的阳光洒下,泛着碎银般光亮的大树。世界时金色的,是银色的,是微微摇曳的。远处有一碧湖泊倾斜,倒影着土坡和树木。田野边的公路上偶尔会有甜蜜的情侣路过,偶尔会有母亲与孩子的踪影。这画面无疑更加灵动。这个优美的令人想流泪的地方,这个被轻雾笼罩,似真似幻的地方。这里,有流年路过的痕迹,却没有流年死去的味道。

从过去到现在,走过了无数条街道,或许会在某个街头看到那些背着小书包,哼着小曲调活蹦乱跳的孩子,或许会看到那些洋洋洒洒跨在单车上的少年,那些干净的一尘不染的白衬衫,那些棱角日渐分明的面颊,那些看似幼稚却又显成熟的表情。顿时会觉得鼻子发酸,然后便怀念的辛酸不已。

在这样寒冷的天气,在这样闲散的时光,总觉得好像是在浪费生命一样。就如此刻,时光毫不留情的从我的指尖流走。这不免有些残忍。也是在这样的时刻,总是会让人忘记白天的纷扰,夜晚的孤独,忘记冷漠的目光,忘记那些私语带来的伤痛,忘记是怎样在那寒冷的雪地里奔跑、跌倒,然后爬起来独自在路边徘徊,最后毅然的前进着。哪怕会为身后苍茫深远的目光心疼,哪怕温热的泪水会由液态变为固态。

不知不觉,街边流动着更多更年轻的面孔,而我们仍旧在繁忙中奔波。

突然间,我们并不是孩子了。我们每个人都在流光与飞般翻阅的日历中变老。越来越老。不由得说,感慨和留恋一样的长。

曾经发疯般迷恋的事物,不知不觉中,疏远了。流年死去,统统不复存在。涌上心头的,是沮丧。

其实一样的,每个人都逃不过这一劫,既然知道逃不过,何不活的漂亮些?

有些人知道,忧伤是我的,快乐也是我的。成长更是我们的。我们从没停止过成长,就像时光从没停止过死亡一样。后者是前者必须的条件。流年的死亡,换取我们的成长。。

有时真的觉得青春是一种病态,而恰好又是这种病态构成了青春的质地,否则如今怎么会有那么多的孩子满脸悲悯呢?归根结底,它可以算作一种媒介,痛苦和快乐,都是青春过程中的光。是它们照耀着一段段平凡却不平淡的经历。我们流年里死去的东西,是骄傲的理所当然的岁月,泛着孤冷的光……

回首,面对那些物是人非,若是流年不死,我们又会怎样去句读那些过往的深情??

(流年已去,我们还要向前。那些属于过往的悲喜,离我们远去。我们的明天,还要有更大的天空与更灿烂的太阳。)

尘澈亲笔

2010年12月5日

标签:回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