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25文章网>散文>伤感散文>12月份的尾巴

12月份的尾巴

上古荒漠 2 0 2010-12-31 08:53:46

12月份的尾巴

文/浅夏乐缘

原创

12月份的尾巴,写在岁末,祭奠曾经的执著。

晚上看春晚的节目单,里面有一个节目是曾轶可的《狮子座》,这不禁让我想到里面经典的歌词:七月份的尾巴,你是狮子座,八月份的尾巴,你是狮子座。七月、八月早已远去,十二月也接近尾声,那十二月份的尾巴又是什么?我想,应该是元旦吧!

日历终究还是翻到了最后一页,那撕下的364页里,满满地记载着曾经的喜怒哀乐,记忆并未因此而消散。看着朋友们都在做岁末总结,我想,我也应该整理一下记忆。

2010年,于我,注定是个忧伤的年头,从年初她的离去,到六月的医院风波,再到九月的数学重修,再到年末的证券失利,这一切的一切,都似乎在预示着什么。我是个相信命的人,虽然今年不是我的本命年,但却发生了一系列无法抹去的印迹。所以,我一直期盼着这一年早点过去。

现在,当这一年走到了尽头,我是该喜还是该悲,是不是过了这一年,我就可以把所有的悲伤终结?

记得去年的十二月,所有的思绪因她定格,所有的记忆围着她打转,我不知道该如何记起,又该如何忘记。这一年,似乎改变了不少,习惯了用文字阐释心情,在很多地方发表了文章,习惯对性别保密。也许是本身太过于阴郁,也许是文字太过于细腻,总之,被很多人误解为女性。索性,就痛痛快快地当一回女生,或许这辈子就只有这样一个机会。虽然很不被理解,但却不是很在意,认识的人自然不会在乎,不认识的人又有何在乎可言。这一年,似乎满是忧伤,虾说,我跟玲一样,打从认识我们到现在,就没看到我们两个写过快乐的文章,从来就只有忧伤。玲的情况不是很清楚,所以不晓得她为什么会喜欢忧伤的写作。而我自己,对于一个整天沉浸在过去,溺死在忧伤的人,我想,终究是写不出快乐的文章,现实太过残酷,命运喜欢同我开玩笑。我除了整天戴上面具,掩饰忧伤,我还能怎样,在人前,我不能以悲观相见,在人后,我只有用文字发泄,也只能用文字发泄。

这一年,似乎身旁少了好多人,也许是自己怕把忧伤传递给别人,也许是别人怕染上自己的忧伤。所以,更多情况下,都是独自一人,短信少了,电话少了,在乎的人少了,被在乎的也少了。有时,我会傻傻地想,也许有那么一天,当我突然离去,除了身边的人,应该没人会知道吧!也许终有那么一天,我想我会逃离的,越远越好。

细细地将曾经写过的文章翻看了一下,发现评论里多了那么些许字眼:文豪、才子。如果可以,我更愿意褪去这样一层华丽的表皮,我愿做回最真的自己。只是,一切都不尽人意,我不是文豪,我不只不过是在发泄自己的心情,亵渎优美的文字。我写的也不是美文,至少我写不出文字深层次的美。我只是一个平淡的人,一个给喜欢给文字染上忧伤的人。

这一年,一切似乎来得太快,一次接一次地承受挫折,连中场休息也没有。这一年,又似乎过得太慢,以致于我一直活在忧伤中,似乎永远走不出悲伤的圈。这一年,一切都悄无声息地开始,又在悄无声息中结束。

就这样,我又走过了人生的一个驿站,走到了人生的另一座桥头。新年的钟声很快就将敲响,日历也将重新换上一本。我也即将踏上新的征程,去迎接彼岸的幸福花开。在这年尾接年头的日子,依然有太多割舍不掉的回忆,太多的执著,太多的眷恋。只是,一切即将过去,一切终将过去。不能跨越的坎,我只能亲手将它埋葬。走过了这座桥,应该就是所谓的康庄大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