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25文章网>散文>伤感散文>惊梦半曲。青衣戏

惊梦半曲。青衣戏

伪香娘子 1 0 2011-01-09 10:34:32

惊梦半曲。青衣戏

这蝶舞烟花怎纷纷扬扬成了空落?

这笙歌琵琶怎哀哀怨怨成了痴念?

这伊人素颜怎凄凄怆怆成了残靥?

明明握在我手中,怎的,转瞬成了空?……

满地枯枝残雪,愁的是冬日飞花催人泪,悲的是寒雪冷月断人肠。君王天下,这傲慢的孤独,怎载得一世优,无尽头。须知道人心不似水长流。这俏青衣莲步款款怎生哀怨愁?这轻娇浅媚怎含一半儿羞?朱窗小楼,为甚么那郎君马蹄归不得?只留贱妾凄凄怆怆何聊生。

水袖翻飞,这轻歌曼舞怎痴痴怨怨离人泪?这半曲笙歌怎嘈嘈切切惹人醉?莫不消那青衣花旦莲步回旋娇儿媚,细唱莺歌溜得圆。西皮散板声声苍凉,黄皮之声漫天绮丽,怎教人缱绻不倾颓?

玉指柔荑琵琶怨,怎落得无语暗销魂?一汪凄凉,数年经受,天知否?那青衣沉沉不展眉间皱,悠悠不尽花间瘦。胡琴声杳,铮铮怨怨,戏里戏外悲愁无尽头。是谁人娉婷袅袅把淡酒饮?又是谁人暮晚空庭细闲愁?锣鼓声罢,琴声乍停,台上青衣只留一个凄怆斑斓的剪影,一瞬成永恒。

愿戏不会散场,愿时光不会成流殇。

这明明映在我眼中,怎转瞬散了场?这明明词曲喧嚣,怎转瞬失了声?这明明握在我手中,怎的,转瞬成了空……

原是一场惊梦,风华绝世的一抹水袖翻飞,却谁人知晓不过一场迷醉。淅月澜沧,纸醉金迷的憧梦,霎时间月缺花飞。一杯冬酒醉,原是悲歌唱不尽无声泪,痛煞煞着我怎敢不痛饮一杯?夕阳古道半残照,谁道人生疾痛怎不恨,寂寞乱愁交并,不觉恨填膺。这青衣花旦半出戏,怎演尽人生凄凄离离泪如倾。悲欢离合苍凉尽,末了,都归坟茔。

终是一场惊梦,绝世风华只成流殇,繁华惊艳也只转瞬成空。戏梦人生,悲笑全是自然。沧桑而又华丽,生旦净丑末,戏子演绎的也不过是一场浮生若梦。明媚地苍凉着。半曲惊梦,痴了心,祭了魂。

标签:惊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