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25文章网>散文>伤感散文>银杏之殇

银杏之殇

爱晴 2 0 2011-01-26 10:11:23

我比较喜欢在闲暇之余一个人独自找僻静处逛逛,看一看深幽的绿,听一听虫鸣鸟啼,独自以心去享受孤独的宁静。我将这个叫“涤心”。

昨日的黄昏,秋雨的天依旧阴暗,但却显得凉爽,下班后独自踏着步子,穿过横七竖八的街道,走过那些高楼、汽车,独自到离得最近的棠湖公园去“涤心”。

老人和孩子很多,老人自然是广场舞,小孩嘛,则是奔跑嬉戏。路过影影绰绰的人,沿着公园的路缓步前行。一路的海棠光秃秃的只剩下枝桠,偶尔可以看到一朵粉色的海棠花孤独地挂在枝头,可怜地哀伤自己开错了季节。百花争艳百花好,独自芬芳无人赏,这是多寂寞的一种心情,花开的不合时节则不是好花了。

在海棠的枯枝下穿行,约百步,看到一群人围在路边。这群人有男有女,有老有少,他们有拿长杆的,有弯腰在地上拾捡东西的,还有的则仰着脖子在看。好奇之心促使我也看了看,原来是一群人在打银杏的白果。路过人群时,踩了一地的银杏叶和白果的皮,身上自然沾满了那种说不出的难闻气味。

离开他们,我再回望,那颗银杏无力地在空中摇摆着枝桠,残破的叶像是绿色的雪花飘舞,偶尔几颗白果落下便立刻被底下的人抢去拔了皮。它在无力地招摇,奈何打的人在欢笑,捡的人也在欢笑。

银杏是大家喜欢的树木,好像还挺娇贵。它们有的会在秋季长出白果,有的则无。棠湖公园这颗长了白果的银杏此刻是何种心情?原本长出果实挂在枝头,心里还美滋滋的,正如同一名得了了不得宝贝的人,做梦或许都会挂着笑。但一群人从底下路过,偶然发现了它的果实,于是银杏的厄运便来了,原本丰茂的树叶被打得零落,原本自己的果实被夺走,岂不知“怀璧其罪”的道理在古代便不胜枚举。

这颗银杏的罪我想了想有三点,一是不该长出果实,来惹人眼球,也就是不该“怀璧”;二是他本来只是一棵树,没有自保的能力,又在人来人往的路边显摆了果实,倘若他长在深山僻静处便不会受这罪了;三是银杏移植到公园,本就是用于欣赏的,作用最大的是在深秋落一地的金黄,而他却画蛇添足地长了果实,这也是“不务正业”罢。

想到此,我不禁有些自鸣得意了,因为我虽然是匹夫,但幸亏没有“怀璧”的可能,若不然哪天走在路上或睡在家里被人打了闷棍,抢走了宝物,那时候我的身和心都该多痛。可惜的是,能以此为庆幸的人又有多少呢?或许他们还在嗤笑那些没有怀璧,甚至都不敢想怀璧的人呢。

缓步而走,银杏的遭遇始终在我心中徘徊,几番唏嘘后,恍然大悟,原来社会的浮躁来自于没有明白这个道理,那就是“珍惜好自己已拥有的,不奢求与众不同的富贵。”枝头的海棠花开错季节又何必哀伤,无人欣赏我何不自得其乐?满身挂着白果的银杏又哪能自得,它在它的白果面前只是过客。

(原创作者:荀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