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25文章网>散文>伤感散文>遥指花落,流年何堪言

遥指花落,流年何堪言

逆与魔 2 0 2011-01-28 18:31:25

遥指花落,流年何堪言

孤阁月色,渲染几许微凉。你的眸光,透过乱世仓皇,清风拂,层云散,五夜寒光,谁的血迹斑驳了谁的湖光。

那一场风花雪月里遗留下的悲伤,我躲在世界的角落里独自舔舐,无所谓痛楚,也不过是满腔难解的离愁,和对你昔昔难忘的念想。歼景离乱,还有多少人记得曾经单纯的诺言,初晴的雨天,执着同一把伞,在荒芜的田野间肆意奔跑,不顾溅起的泥浆脏了昨日的新衣。却到今日,一味说的无可奈何,是为谁找的借口,竟完美的无力再去反驳什么。

风景曾谙,孤执陌路,终没有等来记忆中颜色无双的容颜。彷徨,怅惘,是谁都难以抗拒的情绪,我本是这世界上最自私的人。强装对你的不屑,却在夜半时哭喊着醒来,不清楚自己在不明所以的期待些什么,明知你的远去早已不能再回头。所谓留恋,也早在那时的无言相对中被消磨的一丝不剩。

挣开那一目熟悉的触感,张狂的说着好聚好散,是此刻唯一可以佯装的坚强。泪过,笑过,泪迹被往事风干,笑意被现实刺破,对着花影的承诺,最终却只留余我在原地看你的背影,一如那年你从浮雪纷扬的梦中走来时,携着不曾染上烟火的明眸在一瞬间击溃了厚重的心墙。

在爱与被爱的烽烟中残喘,执锐的锋芒划破碧水中残月最后的容颜,倒映着你氤氲的眸,无人怜惜。

浮生若梦,你终究随着飞花柳絮离开,我依旧等待着某屡萤火的救赎。

那道过于明媚的伤口遗留在多久以前,嗤笑着我的懦弱。面对你半途的背道而驰,却连最后的无理取闹也不敢说出口,竭力的回避着每一次街角的偶然。在害怕些什么,是连自己都解释不清的纠葛。

流年仓惶在指间逃亡,无意间,阳光折射出睫毛的印迹,深谙你眼眸中无尽的宠溺,你的笑颜将一切冰寒支离瓦解,一如那年,你纯澈的眸对上我的躲闪,也终究击碎了我最后的迷梦,那一刻,我的世界,砰然倾塌。

所谓无缘,是你此生说过最婉转的笑颜。这一次,我亦无言,你究竟在推脱些什么。何曾知道,于我而言,你是那道就连挣脱也要小心翼翼的咒言。

无力解释什么,路的左边依然有你走过的馨香,浮花梦柳,你曾折断它的枝条,俯身错落在红尘陌上。你说,你想看见来年遍野的青残抚弄落花的景致。

遥指花落,流年何堪言

感受生命流去的无望,那种名为死亡般绝美的爱意,旖念未尽,但愿你所向往的在月光下流离,终究会找到梦寐的彼方。

执守的花,落了,孤殇的流年,淡了。

风离散了,多少年未曾埋下的风景。

浅唱暗痕,烟火迷乱,断月下独奏一世伶仃

孤愁残殇,晚风拂动,几许枯叶颤动蝶的叮咛

雪夜无痕,梨雪未满,谁的浮生落在谁的衣襟

无言悲欢,离人远行

归期将至,你是我此生最浮躁的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