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25文章网>散文>伤感散文>夜阑悲歌,水光潋滟不胜空蒙山色

夜阑悲歌,水光潋滟不胜空蒙山色

暴君刘璋 3 0 2011-02-04 22:09:03

低头泪眼,温柔了你渐行渐远的背影。转身飞剑,血溅染了你的青丝素衣。那一回眸,承载了如花似梦的嫣然。我依稀记得你浮沉的身躯在风中飘舞。这一别,竟是永恒的绝恋。

-----题记

斜风细雨,江雨靡靡,寒蝉凄切,芳草润露,沾衣欲湿,多少楼台烟雨中。垂下帘栊,欲语哽咽,冬未去,初春阑珊,已是半季忧伤,只念残云,飘飘无归路。来时的方向骤雨初歇,去时的月光氤氲了寒暄的夜。

云青青兮欲雨,水澹澹兮生烟。洒落一纸笔墨流觞,勾勒起当初和泪折残红。既相逢,却匆匆。欲寄相思千点泪,流不到,楚江东。似花还似非花,无情已东流。滚滚逝水,掀起层层浪花,激荡一曲离歌。鹰翱翔,孤影盘旋。雁飞过,柔肠寸断。

一池萍碎,杳汩汩月牙泉。对镜梳妆,艳色难寻昨日风光。蜀琴欲奏鸳鸯弦,弦断泪不断,泪断缘不断,缘断情不断,情断梦不断。

兽炉沈水烟,翠沼残花片。高楼望天地间,不尽离人苦,不诉单思月。

我在你的刀柄间刻下一世情殇,你魂断在我的亡剑,絮絮飞扬着,遗落在萧瑟的寒风。楚楚流连的世间,便牵扯了我千年的虚幻。

脉脉此情谁诉?鱼沈雁杳天涯路。归去浮云,来世何能重逢?

酒入愁肠,迢迢不断,何处寻觅?何处鸳鸯梦?

愁挂疏桐,漏断情丝。凭阑处,人初静,未雨绸缪,终究空许寞。

千里清秋,遥岑远目,不知何年秋雨,春日重奏?

胭脂泪,浣纱若幻,自是人生长恨水长东。姑妄忘却前尘仆仆,卷起千层怨,幽幽深邃陌生,弹指一瞬间。

倚栏杆处,正恁凝愁。双烛不言心底事,挑月叹剑。剪不断,理还乱。

念天地之悠悠,凄凉酸楚,不在酒中。剑出鞘,把情葬,何却不能忘怀,烟花易冷。

物是人非事事休,恍恍惚惚,一场虚言,一场悲戏难演。

月明星稀,冷露无声。盈盈水间,紫陌红尘,世间可曾难敌时间穿梭?

细水长流,默默不语,寄沧海桑田,悠然见桃园,落尽繁花空悲切。

烛冷光残,忆旧年叱咤风云,携手与共。今昔挥剑,挥不去幽怨,回不去冷暖人间。

送你一程,烙下这哀伤的流连。

一抹泪痕,一地寒霜。

于是,乘闲鹤,手持无双碧剑,系红丝蝴蝶,悠悠青云,直上苍天,与你别在永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