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25文章网>散文>伤感散文>流年似水,恍然若梦【黛妆素笺】

流年似水,恍然若梦【黛妆素笺】

云海仙踪 3 0 2011-02-12 14:32:40

文/黛妆素笺

(注:【氷·丫灵】自2011年2月11日起更换笔名为【黛妆素笺】,请各位多多支持。)

你的脸模糊在了我的视线,就如漫天大网般将我囚禁在红尘里面,我蜷缩着双腿,双手握拳,挣扎着不愿就此妥协,纷扰的宿缘,谁手中的线,将你我牵记了又松开。

幸福被荡到了无底深渊,就算不顾一切的跟随跳跃,也只换得了粉身碎骨的埋怨。恨切切,悲绵绵,为你独守一世红颜,一夜鬓白残年。

——题记

生命的花年,本因四季粉黛聚潋,那年春天,桃花开出了七彩红艳,在世俗纷扰间,擦肩多情的蝴蝶,蜜蜜甜甜,绵延几个春夏秋冬的岚烟,在左心房开出爱情的华宴,踏入氤氲红尘的一瞬间,与你相恋。

以为可持续千年的梦缘,我珍惜的四肢警觉,不让花开的太艳,不让时间走的匆绝,可是那濒临破碎的梦靥,就算拼命的遮掩,也只是群花萎谢,四季苍颜。

你走的那天,泪决堤的流泻,不让我懈怠的殇绻,满溢了心田,丁零孤独的红颜,就算弃守婉约,也唤不回决绝而走的背影。

自你离开后的日夜,终于明白了度日如年,古人预知的诗篇充斥在耳边,彷如刀具般一道道的划下了心田。左心房荒芜的花园,杂草丛生,却孤立了一座新坟,我手握着钉锤,一笔一划,深深浅浅,刻上了伤痛的字眼——你的名字,尖锐而绝然,那是我血泪无法铸就的长篇。

风吹尽了荒年,雨甘润了冬颜,静坐梳妆台前,学古时女子,青丝细扶,素面浅画,可那浸染沧桑的容颜,泛白如月,沧涩的让人不忍深镀,柔弱的让人不忍深触。

轻拍粉扑,轻抹蜜唇,胭脂染颊,柳眉如画,看一娟娟伊人泛影境前,不似西施倾城,不若丽君飒爽,只见眉宇间愁绪万千,花容难掩心微怨,叹如花美眷,也沦陷于似水流年。

冬雪淡念,落英尽绝,黄昏下独行的地平线,在夕阳下渐渐的消散不见,孤寂红尘的风花雪月,看不破的尘缘,惹怒了如花的心弦,奏响千年前的誓言。你我潜修了几世佛缘才换得的今世擦肩,为何还让伤痛蔓延的如此深切。

一度讥笑的情爱纠结,以为不会发生的电视画面,展现在了眼前,却失了笑靥。痛,如此决绝;心,碎成落叶,我该如何凝结,那散落一地泪泉?

清风笼络华阴,冬雪引领瑞年,这一季的殇阙,可否换得回下一集不离不弃的佳缘。

原创随笔首发,QQ:87810840

流年似水,恍然若梦【黛妆素笺】>

标签:流年似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