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25文章网>散文>伤感散文>流年斑驳,你我烟花散成坟、

流年斑驳,你我烟花散成坟、

无限武装 2 0 2011-02-12 19:14:17

如果能,我宁愿我们没有遇到。

——狐狸

有只小狐狸爱吃葡萄。可是他怕葡萄藤会疼,所以他等。等啊等,等到葡萄自己掉下来,一个夏,一个秋。

他变成了一只老狐狸。葡萄不知道,那只狐狸多想她。白痴狐狸不会说话,不会做,只会思念。只是苦苦的爱着。

葡萄在藤蔓上,她也不会说啊,她高高在上。葡萄哦,她是不能掉下的,掉下了就沾了灰尘,狐狸痛呢。

狐狸哦,葡萄其实想要坠在你怀里,可是你只是等,要是别人接住了葡萄怎么办?

祝她幸福吧。

狐狸只活了一年,是个笨狐狸。葡萄掉到他怀里时,他死掉了。

其实,爱,从来就是一件千回百转的事。不曾被离弃,不曾受伤害,怎懂得爱人?

曾经有这么个男人,他满脸悲悯,温润如玉。他说他是只狐狸,他是只爱看别人演戏的狐狸。他说在二零一一年要静坐菩提,他说他希望灾区的孩子能多些温暖,世界能多些和平。他说他希望所有人都幸福。可是,他最不幸福。

我知道,他最深爱的女子让他痛的要死。这女子冷的要死。所以他对这女子说:“某人说,不以理智不成冷血,不以冷血不成大业。只是我知道,某人,你会一个人难过或者悲伤,你是一个没有安全感的人,容易锋芒,容易铮然。其实我知道你需要一个怀抱,一个安静能熟睡的地方,有阳光和温暖的手掌。你说这个世界笑贫不笑娼,所以你要学着冷漠。但是你不适合冷血和所有没有血肉感的人。你是个该在麦田里在亚麻色的麦穗下安然微笑的女子,有小温柔,小甜蜜。在你家夫远行时,为他精致的打理领带和发色形状。会精心的准备微笑和怀抱,会在他心疼的时候,心疼的抚平他紧紧皱起的眉角。

妞,妞

这个年头,找个纯净的人,有宽厚的肩膀,深沉的手掌。和他,相依为命。我希望你能有个人照顾你的起居,你身体很不好。这样容易牵动我的肺腑。我最希望你的身体能好起来,去完成你的愿望,为你的母亲,分担苦楚。再见了,妞,再见了,妞……”

后来,这个男人告诉她,他只能活一年。这样,狐狸只活了一年。

很多时候都想问,爱情到底是什么?爱情就是红了樱桃,绿了芭蕉。

为什么这样?原因是我们都知道,表达——如果一定要有的话,也无论如何不能够失去一件平静与含蓄的外衣。而有时,正因为这层外衣,很多时候我们都与想象失之交臂了。

人总是会分开的,亲人,朋友,爱人。都为着我们不可妥协的前途和所谓明媚的希望。其实有时觉得自己再也不能依靠,只能冷暖自知。自知到骨子深处去独立,在漫长的路途中一直的走下去,走向无谓的奔投。

昨夜,我一直失眠,似乎还有落泪。泪只有几滴,擦掉了便消失。我想起一些事,关于你,关于少年,关于承诺,关于想念,以及一些爱的代价。就像现在。你一声不说的消失了,我等着,最终,我们终于烟花散成灰,被埋进阴森森的地下。接受者腐臭和折磨。

《新约·哥林多前书·第十三章》中说:“爱是恒久忍耐。是恩慈。爱是不嫉妒,爱是不自夸。不张狂,不做害羞之事,不求自己的益处,不轻易发怒,不计算人的恶,不喜欢不义,只喜欢真理。凡事包容,凡事忍耐。爱是永不止息。”

爱,是永不止息。。生命原是这样一场沉迷的游戏,每个人自知。因为总有离别。他走了,她走了。只剩我,站在原地看着他们渐渐远行。

直到现在,我才知道我自己有过无限郁郁繁盛的生活。那是指尖流过的时光,剧烈并且用不复回。就如我们曾经奔跑后留下的脚印。被风和尘土匆匆掩埋,它们留在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的咏叹中。最终渐渐的暗淡下去,沉没进时光深处,陷入窒息。

都是虚空,都是捕风。就像一些事情,越来越淡,像经幡一般挂在时光的轴线上,被拉成了一条渐渐绷紧的弦,最终断掉。

到现在,我们都明白,原来有些事情真的是不经意的完整,有些人真的是出乎想象的命中注定。无论上天给我们怎样的躯壳,我们都上演了岁月的悲欢,一些人和一些事就这样明明灭灭的刻在沿途的风景中。我们学会了安稳学会了撒谎学会了冷静学会了沉默学会了坚韧。辗转中的快乐在百转千回中碎成了一地琉璃。

所以,如果有不幸你要自己承担,安慰有时会捉襟见肘,就算自己不坚强也要打的坚强。还没有衣不蔽体食不果腹。我们没有资格难过,我们还能把快乐学的源远流长。那样明媚皓齿的对别人笑,灵魂喷薄影子的踟蹰。只剩下坚强无处不在了。

我的回忆在明媚的冬阳中铺开。我见过你最深情的面孔和最温暖的笑意。我感动你宽容我与生俱来的冷漠和一些与寒冷相冻结的话语。在世态炎凉之中灯火一样给我苟且的力量。

我们从前都是寂寞的孩子,渴求海洋一样令人窒息的关怀,但是在多年后的今天,我们都看到了世界的荒芜和深不可测,即使被温暖如春的浮华与明媚所掩盖,却依旧无法消失。

所以我总是对朋友说要好好的。成长必然充斥了生命的创痛,我们还可以并肩寻找幸福,分享喜悦。

但是有些人,付出一切,换来沉默或一句简简单单的“保重”。

其实每个人都是一行单行的跳骚,最终都束缚成自己的依贩。在这个星光坠落的夜晚,似水年华,如梦光阴。

而今,流年斑驳,我沉沉的闭眼,回想。

原来,我们早已烟花散落,埋葬成坟。。。

(各位,半年之内都不会再写了,离开一段时间,这是最后一篇。希望大家一切安好。也希望九九越来越出色。)

尘澈。

2011年2月12日

标签:斑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