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25文章网>散文>伤感散文>蜀绣

蜀绣

五行遨游 1 0 2011-02-13 19:41:07

谁在用梭手织起一幅云锦,岁月在墙上剥落看见小时候,烟雨中油纸伞撑起绣天,一如往**层留下的笑颜…

一针刺线,浮华盛情,娓娓似静远幽长,纤手灵动,曾刺绣的双手作起离别曲,凄美婉转,在秦楼楚馆,俗人坐看蜡烛垂泪,又笑夸歌妓娉袅,歌舞升平,浮华醉梦,她双眸朦胧,娴弹琵琶,一曲幽怨,道尽无尽酸楚。

曾挑灯为君刺屏,绣鸳刺蝶,洛阳城的老树根像回忆般延伸,三生石上曾刻下不悔的誓言。车粼粼,马萧萧,他情深意绵凝视着早以泪眼婆娑的她,毅然奔赴沙场。西风啸烈,战马悲鸣,列鼓铿镪之声不绝于耳,他策马出征,马蹄声如雷奔。黄沙莽莽,碎石乱舞,狂风漫天,那个季节没有江南蜀国的细雨,平仄的微风,只有厮杀与惨斗,他怀揣着她为他刺的手帕,坐马奔驰,游杀在千军万马中……

一曲作罢,阁楼下依旧风花雪月,醉生梦死,她双眼迷茫,目视远方,等待归讯,匏樽饮觞,歌楼舞馆只有纵情声乐,夜半笙箫,怎耐她心中的孤寂与落寞,苦苦等待却无踪影。

风烟起,他纵横沙场,大漠的血雨腥风湮没了历史的尘埃,他一遍遍呼唤着她的名字,也许…再也听不到了……在那个地点,那个时间,纷飞的箭越过一粒粒乱舞的沙步步冲向他,在那一刹那,一场“人相食,死者过半”的战役结局了,最终汇成滔滔江水随风肆意喷洒的鲜血……雁过留声,氤氲的水汽弥撒在江南的小镇,她手捧针线,在这曾见证他们的三生石旁,还是那条河,所谓三生石上,所谓宇宙洪荒,所谓生命不过枉若尘埃,烟花尽头,有谁来记忆守望?天青色等烟雨,而她在等他……

曲终人散,一声断弦,她纵身一跃,尘埃落定,湮没于红尘……无情的潮水汹涌着,把历史的血腥和人性的无奈漂白成永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