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25文章网>散文>伤感散文>亦曲 胭脂凉

亦曲 胭脂凉

摇滚天王 2 0 2011-02-25 17:15:43

生活,浅浅淡淡。­

意念,明明灭灭。­

把一丝妖娆摸杀,得之失之,暗淡如茶。­

----叙前­

残更夜,胭脂灭。三载清书泪,掌合十。­

明明如月。试苏子何如,灯酒黄昏斜。

----叙后

看到一些东西,无奈笑笑

如曾经一般、笑愈浓、心愈冷

未等到时光的眷念,时光斗转

回首泼墨挥洒的流年然,半晌无语

有那么一个冬天,纷纷扬扬撒落的雪花,不忍心凝结成冰,是不舍?是留恋?三万英尺的高空,如何才能找到雪的归宿。静静的撒落,世界无从知晓。这个冬天,如此安静,连雪花都显得如此落寞肆意的风,无情的吹过脸颊,恍惚间,拂去了几许伊人泪。每一季的落叶,被谁而舍弃;每一抹笑颜,为谁而憔悴。每一片雪花,又在诉说着怎样的心伤。这个冬天,本是无情,连伤感都显得如此徒劳,冷夜里的点点繁星,试着温暖那一地的苍凉。黑暗中的剪影,又是谁在午夜的街头彷徨。也许,所谓孤单,只是那些庸人自扰的执着。一个人,一杯酒,一盏孤灯,我与影子对酒成殇。

风起时,所谓承诺,散落天涯海角。一纸荣华,画不出一世容颜。此时的雪季,滋润着彼时的花季,待到彼岸花开时,谁,执我之手,敛我半世癫狂;吻我之眸,遮我半世流离;携我之心,融我半世冰霜花逝泪,雪葬心,一曲悲歌,谁染离人泪。伤感里的点点滴滴,彷徨中的苦苦涩涩,那一缕清纱,萦绕着怎样的感伤。铅华耗尽,流年似水般飞逝,那些过往,忆不到,回不去。记忆里的青春,梦里惊醒千百回,依稀懂得。

月满西楼,独对轩窗。临案兀坐,轻展墨卷。缥缈韵致,氤氲一色水光温润。折一纸云笺小字,于出尘月色下盈一袖墨香。泪湿七弦,独奏宫商。独伫绣幄,轻启珠帘。杏眼微饧,香腮嫣粉。恹恹。却是:绿洇红落,如今奈何?人间良辰美景,可笑独倚画楼。愁思如许。可否,一醉方休,只道此愁天上有?

对月斜倚,望满庭清辉。一盏清茗水汽轻氲,几竿修竹疏影淡绰。澄心静,方觉流水颇静怡。一念倾,方感花落如红颜。不由叹,花期错,如缘过,但问红颜,相思从来诉为谁?守望一株莲荷心事,缓步于唐风宋雨,浅唱在绿绮筝弦。思无邪,曲未央。静坐幽斋,几净案明。一支笔,一枚砚,一卷书。轻携一曲悠古,翩跹于天涯彼岸。几欲醉,几欲醒,几番纠结,几番挽留。无言忆兰舟,柔荑捻画笔。十二卷水墨暗香,于平仄间转瞬绚烂凋零。她在淡月清箫的婉转里翩跹,她在缠绵依恋的琴筝里相和。

叹只叹,红颜依旧,长夜未央。奈若何,目光纠缠,却依然,相顾两无言、蓦然回首,镜掩愁容苍尘遮。几多寥落,独对樽盏。琴音黯,霜漫天。青罗薄衫拂花痕。千山万水的轮回中,琴弦沁凉,箫声难觅。静夜轩窗下,时光苍老了谁的娇颜?清风凝伫,流逝容颜,盼只盼,岁月流转,散去她眼眸里对他遗失的思念。却不想,仍只得对空长叹:何处可寻,执手走过的水榭亭台?何处可溯,一同种下的嫣然桃红?疏雨残红,孤灯空盏。日暮秋江水多寒,雁字回时轻舟过。素手执笔间,前尘往事,散若云烟。一纸浅黛,淋湿她欲诉还休的怅惘。

亦曲 胭脂凉

未问闲愁添几许,空恨离情更几多。轻叹红颜倾城色,欲问相思诉为谁、曾几何时,喜欢上了那些忧伤的文字,泛着浅浅的落寞。

曾几何时,恋上了在那湾清澈的月光下,抚一把琴弦,奏一曲离殇。

又曾几何时,陶醉于在那深深的庭院里,寄酒遥思,对远方的你诉一片衷肠。

岁月辗转了人世的沧桑,却没有抹去我脸颊上的清泪、有人说;落寞是一抹艳丽的晚霞,它点缀了黄昏的凄凉。

有人说;落寞是一壶香醇的美酒,它沉醉了人生的沧桑。

我说;落寞是一行遒劲的朱砂,它镌刻了回忆的珍贵,它埋藏了那份曾经,那份真挚的牵挂。

烟月不知人事改,夜阑还照,朱阁清影,魂断已香销、寂寞点燃了青春、孤独荒废了时间、青春化为灰烬、不知何时、心已老、走的是路、累的却是心、品一杯清茶、却倾出半晌流连、喝一壶青酒、却醉入了红尘、说一番独白却道出了心酸。

一人一词、一段心伤、一世挂念。春来花开在看花,但愿此花如彼花。残词、残句、谁人知。残月、残梦、无人懂。谁把残词作新赋。谁为新词赋新伤。谁为伊人空断肠、不思量、自难忘。

如若有人对我说:天涯何处无芳草,何必单恋一枝花。

那我只能黯然一笑,然后回答一句:

漫国倾城,也难抵红颜一笑。

写于看到某些东西后、什么都很乱

败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