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25文章网>散文>伤感散文>小K 〔散文〕

小K 〔散文〕

九域之巅 2 0 2011-02-26 07:32:01

数天前出现的那片云,

渐渐的延伸着,云彩终会盖满世界。

我之所以写这些话。是一种不伦不类的可怜近乎可耻的说明。

-------题记

古城的街道四通八达,从城外任何一条路都可以到达古城的中心是一个五彩石铺成的广场,也是古城最大的市场,这里游人如织,各民族的工艺品琳琅满目,丰富多彩,四条主要的街道由此向四方延伸。每条主街两侧,又有数十条石街巷呈放射状向四周辐射。三家五家了隔有一巷,黑幽幽的,将几阶石台延伸直垂中心河边。日里月里水的波光闪显其上,恍惚似铁的环链。街旁行人景随影离,如生硬的水墨画。无限古老`~`

这晚小K从渡口罢完工。就去了金狗的店里自饮自乐。小K智障难找活干,母亲早几年跟人飞了国外。去的时候小K正蹲在巷子口跟一群毛孩吹泡泡。小K忘记不了那天母亲给他留下的背影。那回昧的一笑,那笑容宛如清水一样甜美。小K傻傻的笑了。小K的母亲不知道是出自现代版的原因留下了小K的爷爷和小K在这座看似安全的古城。就是这样的一座城!传承了不少古老的故事。小K很是迷恋这些渺茫的故事。金狗有一侄女在店里做收银,皮肤白皙,大大的眼睛笑起来着时可爱。小K喜欢那女孩所以一直看盯着那女孩看。仿佛刹那间觉得眼前的女孩有一种说不出的美。而这种美正好印出了世间的虚伪!

酒过喉颈。小K哼着爷爷常听的“空城记”曲意怨。晃悠悠的往回家的路飘去、爷爷蹲在路边抽着散烟,烟口一片片的青色缭绕。似一缕幽魂。门前的大烟灯似有还无.

“又去金狗那喝酒了”爷爷一边说一边又巴巴的吐了一口烟!无奈的摇着头~

“恩,”小K重重的应了声!

少许素饺拌点素菜叶煮了一碗,端到爷爷面前憨厚的笑着道∶“爷爷今晚船上事儿多马六留我干完活才放我走,以后尽量早点回来!”爷爷接过吃到一半抬起头说道∶“叶儿想老婆了吧?”

小K摇头,碗里的热气扑颡着爷爷苍老的面容,一个突然的期望随之消失,哪怕瞬间血液的奔流!小K用幼稚的动作否定了爷爷的想法。只不过再失败!爷爷其实心里明白小K之所以去金狗店里并不是喜酒而是为人!小K智障不错,但是他不傻!他有自知知明!跟母亲一样明智的做出了选择!

“人生一世,无论名誉,金钱,美色,地位如何终归虚无。”爷爷悲叹道,小K听不明白爷爷的这些话。但也能感受爷爷的安定!于世无争的“安定”小K的爷爷已经显得十分苍老,身子越发矬矮。曾年轻的时候也富有过,学会抽烟,喝酒,结交狐朋狗友。

爷爷继续说道∶“我们爷俩就这样过日子吧,不所求太多,但求安稳!赶你再大点,我卖点祖宅给你把粱家那女孩讨来做老婆。”说完爷爷回过后屋留下小K一人傻傻的蹲在石阶边思考。“老婆”小K知道男人都需要老婆并终伴一生!可决不是粱家那个走路一瘸一瘸的腐女。要是金狗的侄女。想到此处小K笑了~这样的小K实在是太过渺小。

金狗的侄女恋爱了、那男的是镇农业社的!做出纳的工作。油水很足!那晚小K回家经过那条小弄堂亲眼看到了那男的在那棵桐树下抱着金狗的侄女热吻。2人的影子拉的老长!小K呆呆的、心里很不是滋味看着他们。金狗的侄女突然发现了不远处的小K。吓的推开那男的!用手指着小K。那男的回过头看了看小K说道∶“就一傻子,算了今晚去我家吧。”小K看着他俩远去的背影!想到了母亲!哭了、小K不是恨金狗的侄女!而是莫名其妙的感觉很坏!

很快金狗的侄女与农业社男要结婚的消息在附近传开!小K晚上又过金狗店饮酒,金狗那侄女经过热恋的滋润,越发迷人,水灵灵的一看就想咬的红苹果!又觉得是一只可人的小兽。想着想着小K醉了!小K平时并不嗜酒。这次他是真的醉了!直到店里打烊,小K飘了出去,紧接着金狗的侄女追了出来,“叶呆子零钱还没找你呢!”小K并没理会金狗侄女叫喊。依旧飘着,飘着,他是真醉了。金狗侄女一把拉住小K生气的说道∶“你这呆子怎么回事钱都不要了?”小K低着头不敢看金狗侄女!说道∶“我不是傻子”语速轻快跳过!金狗侄女呆呆的望着小K突然笑了。小K长的并不丑,配合那单纯的眼神甚至有种说不出的酷。帅气、阳光!

“你喜欢我?”金狗侄女突然说道!

我,我.我没有!小K颤抖的回答。

“你就有”金狗侄女继续挑逗。小K脸自然红了!惹得金狗侄女哈哈大笑起来!

“这样吧!我马上要嫁人了!现在我可以让你亲我一下!”金狗侄女诱惑般笑着说道!小K一时没明白过来。金狗侄女蜻蜓点水般的在小K嘴唇上啄了下。飞快的逃离开去。小K继续飘飘荡荡的哼着“空城记”哼着哼着就哭了。放声大哭,然后又贱笑,然后又咆哮,热酒全变成了冷汗。漫漫长夜,万念也皆休了。

不久金狗侄女与农业社男在双方热烈的气氛中举行了婚庆。河里的蓬船幔上了一层淡薄的红纱,摆渡的旁边站着“良缘一对”金狗的侄女,艳阳里,妖艳的笑两排细碎的白牙。

又过了不久金狗的侄女流产了。据说一天晚上农业男醉熏熏的回到家在与金狗侄女争吵中慢慢的升级到动手。最后导致金狗侄女大出血,那晚哀嚎声惊动了整个镇子!直冲天上的白月。无比的凄惨!悲凉!这就是所谓的“白色的嫁衣”不久金狗侄女死了,投河致死、死的原因就是农业男家庭暴力,外面花天酒地。在无比纠结的生活压迫下,金狗的侄女忍耐突破极限。导致神志不清,某种天气,某个时间,某处投河!尸体被打捞上来。脸蛋已充水的发胖。眼珠都凹了下去,要多可怕又多可怕,这哪里还是那个美丽,可爱的女人?落寞的余阳打在金狗侄女致死的那条河里,梦幻般的荡漾着。小K孤单的望着河里。笑了~、也许此处才是最美丽,最纯洁的。河面仿佛出现了金狗侄女那唯美的笑容~那是对着小K的微笑,就像那晚的一吻无比的幸福!

标签:散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