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25文章网>散文>伤感散文>别后相思空似水

别后相思空似水

玩转异界 4 0 2011-03-09 21:03:23

鸳鸯扣,翡翠裘,

紫玉空瘦香鬓寒,绿蚁酒沉凭谁嗅?

花随流水月满楼,夤夜影只空残秋;

琉璃损,莲叶渡,

紫薇逝水霜华浮,风雨飕飗同谁诉?

锦瑟梦回载千秋,红尘零落掩风流;

阳关响,业障生,

丹青不渝蕃华落,浮途痴醉与谁度?

梵花深处流光瘦,别后相思空一水。

——夏忧若

【七月流火,夜微凉】

夏末秋始,节序暗转,旧历七月,署季的炎炎燥意也伴随着缕缕金风,有些许地被揉碎,掷手抛却,滑下完美的碎片,悬浮于光阴的绳索间,缠绕成一圈圈甘之饴饧的微凉。初秋,就以一种近乎肆略的姿势踱步于夏的边缘,剥噬着季节的齿轮,漫画着岁月的轮廓,似欲流溢出浓墨重彩的帛画。

柔风习习,带着未退尽的燥热,曼妙而来,翩然即舞,轻抚着花朵的芳容,扯拉着花瓣的慵意。信手添芳,把满指的花香洒满整个宇际,仰头轻触一季芬芳,刹那,呼吸也猝然凝香,仿若沁入清甜的味道,旖旎半世。

百花园中,花径深处,百合瓣瓣若雪,半倚枝头半醉脸,如浴出美人,折扇而立,清净尽现。荷花瑶池,芙蓉百媚一笑,涣涣昱昱,莲瓣尽展,荷叶似圆,诱得彩蝶娇伫立,细须轻点绿意,婀娜了整池素雅的蓉颜。我把指尖浸水,触凉微颤,本欲轻折清莲一枝赏玩,慢捻一手淡雅的芳香轻嗅,却终因不忍顾莲的败态,遂作罢。敛手,五指轻带出浅浅的流波,荡开层层涟漪。

踱步信庭,徘徊几番,素手合掌如莲,拨开氤氲的雾气,眼前漾过夕阳的憔颜。定神几次,屏息数秒,双耳顺风而立,灌进袅袅的淡烟,鼻际飘过暮色的味道。风声飕飗,唱响阳关,逗留满院。青石阶边,树桠随风轻晃,树叶紧衔碧枝,不忍垂落,怎奈晚风似巨人,欲力拔山河,纤纤柔叶怎敌如此神功,便在瞬间翩然飘零,无可依附。我踩着清冷的韵令,看着落叶的倦容,一不小心,便看到有几缕零落的痕迹与自己的相似,呼吸猝然慌乱,便欲逃离,修静清身。

暗夜袭来,笼罩苍穹,吞噬着昼的最后一抹亮光,把它打磨成深幽的黑。夜微凉,透浮光,寒意许许,情意丝丝,披裘执红烛,坐看月媚成玦,淡洒清辉。抬头半敛眉,水墨丹青画鸳鸯,跃帘上,为谁浅唱?偶尔,逆风剪剪,笼西窗,烛光摇,便有灼手之患。顷刻,想念的高墙似也被灼裂,无所防御的轰然坍塌。铺上一页宣纸,笔尖蘸就徽墨,泛字花,信笺短思念长,无处寄怅然,只能和着急促汹涌的呼吸,把惆怅轻咽。

月满楼,楼满月华君知否?晚风凉,一宵花雨祭几秋?思君君不见,念君君不知,感怀徒伤悲,说与菩提听?惟愿君无恙,朝朝胜欢颜。

宋景然,今宵,七月的尽头,我把你忆起,放在心最柔软的角落,你,是否也一样,默念着我——夏忧若?

【八月未央,静流光】

一路跌撞向前,踩着光阴翕翕的痕迹,在七月的缝隙里,撩开岁月的凉雾,触得八月的始端。浮游于八月的路途一遍又一遍,看清潺时光淡漠的暗转,赏满山易逝的良辰美景,阅八月异样的风情。

八月的阳光,带着静谧的气息,亦不再充斥着咄咄逼人的气势,较之六月,倒显得温和随性了不少,顿时让人卸下防御警惕的姿态。偶有阵阵清风佛来,轻吻着面颊的每一处肌肤,更是带怡神的温柔。

放眼望去,万里碧水,映着无穷的天。锦绣长空,抹着淡淡的蓝。万千碧云,微卷着媲美,嵌入茫茫天际。刹那间,有飞鸟跋山涉水而来,立于深山老林间,悠扬地梵唱,为秋景图添上了点睛之笔。

碧海银滩的尽头,岸汀洲头的彼端,红廖白苹阅冷暖,饱经几世风霜,夤缘而攀,闷杀多少愁人?溪河自流,百川纳海,不懈不怠,沿途经得几番寒痛,敢与天公比沧桑?敛眉收眼间,忽觅得一个模糊地影子,眯眼细看,谁家女子?独坐舟头,裙袂飘飘,翠翘着头,花黄贴脸,眉黛若月,左手持浮途,右手执蕃华,清泪似红豆抛。清澈的眸荡起无底的空洞和苍白,一世芳容仍遮盖不了满脸的愁容。她,是在为谁而黯然神伤呢?

八月未央,静逝流光。我轻掂脚尖,行走于葡萄般成串的日子里,徜徉于蕃华铺就的长生殿上,欲寻找到光景澎湃而来的源头和去路,空中似有幽暗的声响告知我:它无源可溯,无处落依,便也无迹可寻。我不信,以为是岁月的蛊惑和开脱,便继续挪步,访红尘。

这些年来,脚踏过四方,步履迈过山川,跌入一场场孤独的旅途,漫漫追寻着前路。蹒跚走来,疑惑淤满心,问号积满地。有些答案,看似简单,我却终究不得解。有些人,遇见了,放在心间了,却终究只是可望而不可即,仿佛这中间有一道槛,难以逾越。

宋景然,你知否?你就是我夏忧若今后岁月里难以逾越的槛,难以靠近的高墙;

宋景然,你知否?你就是我夏忧若往后光景里难以触到的彼岸鸢尾。

【九月授衣,空相思】

在八月的尽头,暗生出九月的情愫,带动着九月的思潮。此时的天气,已渐渐步入深秋的轨道,阳光似也退去了八月的静谧和温柔,空气中更是透着寒冷的味道。深秋九月,物华尽收,无可奈何的扑入萧瑟的怀抱。昔日的一切绿肥红灿、美景良辰,已隐去了旧日熠熠的光彩,静寂寥,似过期的碟片,被安放在抽屉的某隅。

九月的夜,万物都在沉睡,似醉酒般不愿醒来。幽黑的夜空,满泻着静寂的苍茫,装饰着朦胧的月色,天际,偶有几颗流星滑过,群带着耀眼的光亮。还未弹指,便坠入彼端,那边,是否有人在为它挽留?

夜渐深,寒气逼来,添衣无眠,独看一夜阑珊,静享一世寂寥。似乎只有在这样安静的夜里,心,才能得到宁静的护佑,似幽静的小溪,纳入到记忆花事的河流。

还记得,去年今朝,我们静坐光阴的两侧,看云水纵跃;

还记得,去年今朝,我们乘扁舟游莲叶湖,听采莲歌谣;

还记得,去年今朝,我们闲卷诗书逐风流,道家常趣事。

只是,那些旧事,如今忆起,却恍若隔了层纱,见得的只是模糊地阴影。抚摸那些尘事遗落的色彩,触到的也是满手的尘埃。然,三千众人,总有一些,宁愿沉浸在往事的边缘,宁愿踽踽独行于想念的迷途,宁愿怀念无处可溯的尘缘,虽知会万劫不复!

君知否?自君别后,一载已过,鸳鸯瓦冷霜华又重,翡翠裘寒蕃华也流;

君知否?自君别后,一度春秋,绿蚁酒沉无人来嗅,锦瑟歌起无人赏听;

君知否?自君别后,一梦几回,梵花落尽烟花也瘦,相思侵枕空如一水。

宋景然,也许你永远也不会明了。在这尘世,你的身影,缠绕着我夏忧若起伏的心;

宋景然,也许你永远也不会明了。在这人间,你的笑容,带动着我夏忧若跳动的思想;

宋景然,我知无法与你缔结一段尘缘。可我的那份深重,你是否可以铭记于心?我的那份怅然,你是否可以感同身受?

远处,慕地有偈语响起,随风吹到我耳畔,我侧耳倾听:

红尘似桃花落,多少花事匆匆了。是是非非,自纷扰,何必自寻烦恼;

弹指二十瞬,一瞬二十念,一念间九百生死。天执掌万物,各自有期,世人何必长嗟叹;

缘起缘灭,缘有期;缘开缘谢,缘似水。青丝何必空烦扰,不如采菊自逍遥!

蓝汐

标签:相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