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25文章网>散文>伤感散文>

大顽主 2 0 2011-03-17 20:52:27

——佛说:修百世方可以同舟

我总是把前尘想象成一个微风涟涟的午后菩提树下的故事,孱弱的童子谦微的心愿在低眉的瞬间仿佛莲瓣一样的绽开在初凉的风中象百合一样的翕动……

倘若我是阳光下花园里竹马游戏的少年,而你却是还没有开到春天便凋谢成荼蘼的那支青梅;倘若你是那林中最早的芳菲,那么我是一只蝶,直到秋风凉了,才来寻找你细细的幽香;倘若我是滟风浪里的弄潮儿,而你则是那崖畔上伫立的石像,岁岁年年,守着退涨的潮……

究竟是什么让我错过了你?落红去了,流水远了。风的调子化做悲凉的歌……前生,我们是什么?有时谁在三生石上刻下了时光也不能抹去的痕迹?

往事千年,终到今生。在红尘飘飞的灯下,与你清澄的目光对视,你说:风起时,可不可以共你一衣温暖;雨落时,为何不来分我半伞晴朗?

但我听见佩玉的声音响在你的裙裾,莫非在我之前,你已有曾经的承诺,没没有珍昂的玉饰送你,唯有无邪的一笑送你缓辔归去,你应当记得那日的西风,那丛丛簇簇烂漫到天涯的枫叶!

千年前的我就是那个孱弱的童子,守在菩提树下许下一个谦微的心愿,千年后我来寻你,前尘却象落花一样凋零!

这尘世原是一方渡口,两岸的人各自击桨,然而时空却如不息的湍流让你我在一瞬间便擦肩而过,如今,我在此岸,你已在彼岸了唯有再轮回千年方能再聚首与另一方渡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