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25文章网>散文>伤感散文>婆婆呀!媳妇也是爹妈养的呀!

婆婆呀!媳妇也是爹妈养的呀!

大道争锋 2 0 2011-03-19 11:06:49

曼姑娘时,生活在娘家,自小没吃您家一粒米,没喝您家一口水,就为一个“情”字,离开自小拉扯自己成人的父母,把自己的大半生托付给您的儿子,以您为父母,以您的儿女为兄弟姐妹。您说,您不对曼好,能对得起自己的良心么?人凭良心混世界啊!

曼从厦门随军来到合肥,初来乍到还没来得及看房买房,跟婆婆住在一起,家有公公,小姑,二哥,加曼俩人一起六口人,不过公公和二哥在平房睡觉,在家吃饭,也不算挤。曼想大家和睦相处也蛮好的,就很主动做家务,帮他们洗好衣服,就连小姑的短裤曼都给她洗好,买菜做饭,基本所有的家务都无怨无悔的包揽。

婆婆说;他们是江南人,是不吃干饭的,都是吃稀饭大馍,就中午才吃一顿饭。那曼按她的意思做也没感觉有什么奇怪的。那时军早出晚归,每天加班到晚上九点才回家。小姑二哥中午回家吃饭,晚上也是加班不回家吃晚饭。晚上曼和公公婆婆在家很简单的晚餐就是稀饭。曼是湖南人,对吃稀饭很是不习惯,也不敢说,就勉强吃一点点,可是天还没有黑肚子就饿得咕咕叫,也不敢离开家一步,那时也奇怪曼无论到哪去婆婆都跟着。曼尝试告诉婆婆晚上想吃饭,婆婆不高兴,有时饿了不得已等军回家才敢煮点面吃。军委婉的跟婆婆说晚上大家吃饭好了。婆婆以己度人,感觉儿子袒护曼,对军板着脸骂着江南的客家话,曼虽然听不懂但婆婆的表情就是答案。曼再也不提吃稀饭的事。希望“化干戈为玉帛”。想搬出去住婆婆也是不同意。曼回湖南了,回家给家里人吓一跳,曼面黄肌瘦,姐姐在电话说婆婆不应该这样。后来曼回合肥婆婆看见曼就不高兴,曼苦难的日子开始了------。{后来事实证明其实婆婆晚上是吃饭的。}

婆婆总是鸡蛋里挑刺,唠唠叨叨。曼出门,婆婆拉长脸指责曼说;“你不能走路啊,坐什么车啊”。曼买菜回来婆婆还是唠唠叨叨的说“这个菜军不能吃的,吃了会流鼻血的。”-----“人家捡破烂卖钱,你不能捡去”---“人家擦皮鞋你不能去擦呀。”我的天呐,曼是有工作有单位的.军有头痛的毛病,她说;“军以前是不痛的,怎么你来了就痛”----从此曼只要一见婆婆即将要张开的嘴心就颤抖。曼的生活似乎充满了恐惧,惊慌,整天提心吊胆。曼原本性格开朗,虽然身体瘦弱但也很能干。如今曼遇见婆婆后变得郁郁寡欢。总是怕听到婆婆那即刺耳又刺心话。真的没有人能想想婆婆折磨人的招术,婆婆要求晚上曼和军睡觉不许关门,让小姑摆张沙发睡在门口。曼不怪军,只是想婆婆是霸道,下辈不必跟长辈计较。

军早就有能力买房,可是迟迟不能买的原因就是婆婆不同意曼和军选的房。必须她说了算,等了五个月之后婆婆看中她对面的八号楼。没让她陶钱,为啥就得听她的买这么近。为今后埋下隐患呢,曼真的想离婆婆远远的,想得到自由,想过自己的日子。

终于有了自己的房,有种重见天日的感觉。

一天中午感觉肚子有些出奇的痛,发现下身流血了,此刻曼已是十月的孕妇即将临盆了,就急忙电话叫婆婆快来,在短暂的几分钟充满了恐惧,疼痛。婆婆的到来并没有给曼拿主意,而是若无其事冷冰冰的说;“等军下班回家再去医院”我的天啊,军下班要晚上7点呀,婆婆说完走了。曼一人承受着从未有过最漫长的疼痛,无奈。绝望极了,可是为了肚子的孩子曼与疼痛挣扎到军下班回家。婆婆又来了告诉军吃过晚饭再去医院,军从来就很听婆婆的话,不是军懦弱,说白了,婆婆就是一个横行霸道难缠的人,在这个家里她就是霸王。儿子的到来并没有给这个家带来欢乐。白天曼一人带,夜晚跟军能换带,那些日子真累啊,坐在马桶都想睡觉。婆婆尽管从不插手,但曼也不怪她。偶尔晚饭后婆婆公公上楼看看。匪夷所思不可理喻,说;“小孩哭一定是被吓了,要叫叫,把他叫回来。”婆婆用一碗水,用三支筷子,如果三支筷子站在水里不倒下,说明孩子一定被吓了,然后小孩睡在床上,婆婆一边拍拍地上,一边拍拍床上,嘴里不停的念着“毛毛不怕,毛毛回来---”曼看见这情景心里有些反感,感觉婆婆太迷信了,而且要这样叫七天。可想想她这样无论用了什么方式都是为孩子好、都是善意的。曼心里还是挺感激婆婆的。

晚饭过后,婆婆竟然安排乘公交车去医院,可是家离站台至少还要走15分钟,下车后站台离医院还要走二十来分钟。曼肚子一阵一阵的痛,好漫长的路,不痛时就快走,痛时就歇下来,千辛万苦到了医院。经医生检查诊断不会过晚上12点会生产,可是没有床铺了只能住在走廊上。不知为啥婆婆坚持要曼回家。医生说那行,要婆婆写下是自己要求回家,出事医院慨不负责。这时候曼因为疼痛无法忍受又担心回家而哭泣,最后军坚持住进医院,婆婆生气的一人走了。

接下来婆婆从未去过医院,军来回跑,好在娘家的姐姐来照顾曼半月,曼满月出来人家说她像是一场大病出来。是的,因为自己没有办法做吃的,军上班早出晚归,孩子又没有奶水喝,日夜的哭闹,伤心啊,曼不怪婆婆,曼想婆婆也没有义务非要照顾她,过一阵婆婆会好的,日复一日,婆婆还是那样不问不闻。

曼带着百天的孩子回娘家了。在娘家住了半年,曼不愿再回到那个家,可是娘心疼地说;“不是娘不留你,你现在是有自己的家和孩子,娘不能留你啊”曼流着眼泪依依不舍带着孩子告别了亲人。

婆婆见到曼第一句话就是说;“你怎么就回来了,不多住些日子”,婆婆也没有考虑曼夫妻五个月没有见面了。

天底下可能都知道婆媳关系是最难处理好的,可是没有人知道曼的婆婆偏偏难缠呀,没有人知道都这个年代还有媳妇怕婆婆的,没有人知道婆婆会在大庭广众之下对曼破口大骂。曼感觉逃不出婆婆的手掌。

曼总是很辛苦--上班---孩子---家务。后来请一阿姨带孩子,婆婆不乐意。那些日子曼很累很累-----。还没有进小区大门婆婆就将孩子立马交给曼,曼带着孩子回家做饭,收拾家务,这都没什么,正常。不正常的是常常曼早上要上班,带着孩子找遍了小区也见不着婆婆的影子。上班迟到是要罚款的。结果婆婆说她去公共厕所了,真的不可理解明明家里有卫生间。这样的事不知发生多少次。又能怎样呢。最让曼不能接受的是,常常中午刚刚哄睡孩子,要去上班叫婆婆上楼看孩子,婆婆上楼几乎是三步并成两步,不管三七二十一,走到孩子床边,一边掀开被子抱起孩子一边嚷嚷说;“我不能在楼上,楼高心闷心慌---”。曼看着刚刚才哄睡的宝宝,几乎是求婆婆不要叫醒孩子,婆婆的固执是没有人可以说服的,孩子立马哭闹,哭得鼻子眼泪满面,伸着小手招唤妈妈,嘴里呀呀喊着“我要妈妈---我要妈妈呀”那斯心裂肺的哭声,曼的心都碎了,婆婆强行抱走了哭闹的孩子,曼似乎看见孩子是被抢走的---.为此伤心流过多少泪。记不清多少次眼里包含着泪水去上班。

后来还是请人照看孩子,婆婆的刁难人家不干了,后来小区众所周知,人说:“给曼带孩子,她婆婆会骂的”。日子就这样煎熬着。婆婆竟然使人哭笑不得,孩子的小鸡鸡蛋蛋如果是下垂的,婆婆就断定孩子要生病了。

一天公公与婆婆带着只有2周多的轩儿去超市竟然给孩子丢了,那天超市开业,人山人海,天那!到哪找那么小的孩子,连话都说不清的孩子。曼得知心急如焚,惊恐万状,发疯的找,都不见踪影,不敢往坏处想,也许母子连心,曼想孩子喜欢玩具,一定在那里。真的不可思议,孩子竟然坐着童车上,握着方向盘,而且是那么的高兴。那情景用语言都无法表达,孩子眼里的世界是那么的美好,可是孩子你可知道妈妈如果找不到你怎么办啊。面对失而复得的孩子曼悲喜交加,潸然泪下。

那年儿子三岁,曼姐姐来看她,曼上班去了。孩子跟姐姐不熟还是去奶奶家了,曼下班回家姐姐十分生气的告诉曼,姐姐在家听见一小孩哭,几乎哭了一个多小时,姐姐怎么听感觉像毛毛的声音,就下楼看看,果然是轩儿在哭,轩儿哭得满头大汗,衣服都潮湿完了,奶奶在洗菜,小姑躺在沙发上,还有远方的俩个亲戚,没有一个人哄哄轩儿。即便是邻居小孩也不忍心让他哭那么长时间呀。难怪老是有阿姨跟曼说孩子总是哭,曼从来不在意,感觉孩子哭是正常的,如果不是姐姐亲眼所见曼真的不相信儿子这么可

曼为了孩子不再出去工作。婆婆指责曼说:“我那时养那么多,全靠我自己一个人,还要上班,像你一个孩子都带不了”曼沉默。

虽然曼在带孩子中承受了许多艰难,但是孩子是快乐的。曼独在异乡,军长期出差,曼变得十分的坚强,即便是自己生病了去医院也得带着孩子,记得B超室是不能让其他人进去的,曼要做B超。看着才三岁的儿子眼睛里装满了恐惧和眼泪站在门外,懂事的儿子没有哭出来,曼求医生让孩子进去,医生见孩子这么小也就同意了。曼似乎跟儿子相依为命。

天有不测风云,公公因为肺癌晚期不幸去世了。一生老实巴交的公公离去了,曼无比的悲伤。

大家沉浸在痛苦之中,婆婆把公公的离去都怪罪在曼的头上,公公是突然不舒服的,看病回来结果没有人看懂,曼跑到医院得到的结果晴天霹雳,第一时间哭着告诉了小姑。后来痛得公公日夜不能正常的睡觉了,曼给公公做些吃的,公公已经难吃下,家有三个儿子一个丫头,没有一个人主张公公去医院的,婆婆每天搞艾叶给公公熏,曼看在眼里,也不敢说什么,真的,感觉公公太可怜了,曼壮着胆子求婆婆让公公去医院。婆婆算是答应了。礼拜一清早曼抱孩子送公公上车。曼在心里祈祷公公一定要好啊!有时总是事与愿违,不幸的事发生了,礼拜六公公在痛苦中解脱了。婆婆骂曼;“如果不是你要老头去医院,老头再痛也不会走了,人家癌症几年都不会死-----你不安好心呀--”。曼也无法解释,只有天知道曼的心。多少年过去了,婆婆都不能改变看法。曼成了吴家最大的罪人。

虽然有自己的家,有自己的房,婆婆规定不许在家做饭,在楼梯的过道做饭,不许在家用马桶,不许跟婆婆关系不好的人说话,房产证,户口簿都由她保管。记得第一次安装有线电视需要房产证户口簿,就问她借多次都不答应,后来她说给钱给她,她帮着去办,可是最后一天了她也没有去,军找到她,她竟然说借给军房产证户口簿用一个小时,一小时后婆婆打来电话说如果不给房产证户口簿现在送去,她就上楼来吊死在曼门口。天哪!一个小时来回根本就不够呀。太多太多的不许呀-----!记得洗衣服不许在家洗,在菜地的井水洗,那个井水很深很深,给桶绑上长长的绳子才能打到水,公公在世时会来帮曼打水。公公很喜欢毛毛经常抱抱,婆婆骂公公;“整天像个女人抱着孩子”。公公因为怕婆婆,也就无法享受天伦之乐,直到公公去世,公公的心愿没能实现,就是想回一趟他离别三十年的老家,遗憾啊!

记得孩子上一年级的第一个中秋节,婆婆早上说今天去她家过节。对婆婆的话曼似乎惊讶陌生,因为自从公公去世后,不管是遇过年过节曼再也没有去过婆婆家吃饭。下午放学曼接孩子就告诉他今天在奶奶家吃饭,孩子欣喜若狂。曼在学校门口让儿子打电话告诉奶奶他放学了,可是怎么打就是没有人接,儿子有些失望,在回家的车上再打电话,还是没有人接听,看来,奶奶不在家吧,曼想今天答应婆婆上她家吃饭。怎么找不到人呢,就跟孩子商量回家吃吧,孩子很不高兴。来到奶奶家只见大门紧锁,遇见孩子二叔,事情说给他听了,他满世界的找婆婆,找婆婆不是为了吃饭,而是天黑了人不知去向大家担心。而曼的心情非常难受,家家户户在团圆,而曼母子在焦急的寻找婆婆。最终婆婆自己回家的说是在超市玩玩。曼无语。特别的日子就特别难过,就像流浪的浪子,一时悲从中来。

过了许多天人家见到曼埋怨的说;“你也是,你婆婆中秋节做了好多好多的菜叫你吃饭也不去。”这件事只有孩子的二叔才能澄清曼的冤枉。原来婆婆见人就说做了好多吃的曼不肯陪她过节---。曼感觉在无形无边的压力中生活,觉得日子难过,牢骚满腹对军发泄又能怎样!有时就用哭的方式来发泄--哭累了,哭晕了,就不再哭了,渐渐的在曼眼里,军就是***的影子,无法跟军亲热,无法视军是依靠,甚至不能过正常的生活。为孩子日子痛苦的煎熬着。曼感觉‘即便明天死了,也无憾,活够了’。

因为婆婆霸道,左右邻居都避开她,她总是怀疑别人会背后说她,或许是要害她,她遇见她不喜欢的人就对着人家吐口水,更糟糕的是见人跟曼说话就上去骂人家,最让曼伤心的是,唯一敢跟曼交往的一个阿姨,一次曼生病阿姨来看她,阿姨对曼说:“你娘家远就当我是你的亲姨,有什么事跟我说”.曼感激涕零。后来婆婆跑到她家去撒野,又是骂又是厮打,骂了很多伤人的话“你家媳妇死了,你家没有孙子,想我的孙子---”,一些不堪入耳的话,阿姨家正是没有孙子只有孙女。婆婆在阿姨家吵得不可收拾,阿姨无奈打电话给曼,曼急忙赶来看见楼下围满了看热闹的人,婆婆见曼来了更是变本加厉的骂,旁边的人说不要骂了,到底是你家的媳妇呀,婆婆竟然说;“我们是安徽人,她是湖南人你帮她说什么话”。人家无语。曼更是不敢说啥,曼跑回家大哭一场。

婆婆几次三番的去阿姨家大骂,阿姨再也不敢跟曼有来往了,阿姨的朋友也劝说她不要跟曼交往,不必要给自己带来麻烦。曼独在他乡,渴望友情,关爱。后来经过军努力向阿姨解释,赔礼。最后阿姨处于同情和理解,还是一如既往的对曼好。如今我们相处得很好,过年过节我们就像亲戚一样。

婆婆呀!你也是女人!您咋就这样呢,那年{2006}曼意外怀孕需要人流,您不让军陪曼去医院,当曼躺在手术台上医生叫亲属签字,曼说自己签,医生又气又同情的说“这种事家里也不来人陪。”曼的泪水控制不住的流啊,心有多酸啊,医生安慰曼这个时候不能哭啊,会伤害身体的。完后医生给曼泡了一杯糖水喝,曼又哭了,曼想医生一定看自己可怜才这样的。过后自己搭车回家的。之前因为曼反应大没有准备吃的,回家很饿可是什么吃的也没力气做,只好睡觉了。军回来了说是他家未来的妹夫第一次来他家,婆婆要他陪妹夫喝酒。曼的泪水伤心的又来了,想想自己的丈夫在自己虽然不是生死关头,也是女人最需要关心的时刻,都不如一个刚进门的“妹夫”。第二天上午婆婆来了,站在门口说;“我难脱鞋子就不进来了,给你点菜”。曼说“您不要为我花钱,我自己买吧”。婆婆突然大发雷霆破口大骂;“军没有伺候好你----”曼莫名其妙,婆婆放炮似的一连珠骂了许多,还给她自己扇了几个耳光,吓得曼哭得发抖,为什么要来骂曼啊,明知曼人流后要休息啊。那一次对曼身体的恢复很受影响。

婆婆呀!您为什么经常在军面前说一些无头无尾的话,军回家总是板着脸,曼问他,他总是回答“你做什么自己心里有数”我的天那,我能做什么呢?我心里有什么数呢?日复一日,曼也不问了,一切闷在心里,感觉自己很可怜,孤苦伶仃,远离家乡,婆婆刁难,老公不分青红皂白。曼的心完全死了。

人说“每逢佳节倍思亲”,每次过年军带着毛毛去婆婆家共除夕进晚餐。曼一个人对着电视泪流满面,电视里的喜庆压根跟曼就没有一点关系,只有泪水陪伴。隔壁阿姨可能见曼可怜总是叫曼过去一起过年,曼总是被真情感动而泪流,也总是会感染人家,阿姨握着曼的手说“你不能哭,见你哭我也会难受的,你一个人在这里,妈妈知道多难受”。阿姨说话间其实已流下的了泪。曼谢绝了阿姨的好意,自己一个人在心里静静的想着远方的亲人。

曼的心死了,为了儿子生活继续着,不能因为自己不快乐而使孩子背负家庭的分离;

曼从此沉默,在家跟军没有太多的交流,在外,人家不敢跟曼交流;

曼孤立了,肝肠寸断,只有一人伤心哭泣,害怕,---伤心的事情太多太多--。

婆婆呀!由于您的好强,多疑,渐渐在这个小区没有人敢跟您交往,曼也请好心的人开导婆婆,甚至让她最喜欢的女婿开导也是徒劳无功。婆婆咄咄怪事----。从此曼不敢下楼,怕遇见婆婆,婆婆对她吐口水,要不就是跺脚,嘴里还叽叽咕咕不知骂些啥。看见婆婆腿发软,听见她的声音心发慌。婆婆有时站在前后楼下破口大骂,一骂就是一小时。

婆婆呀!曼很尊重也很在乎您呀!黄金戒指送您当见面礼,给您买衣服,给您买鞋子。经常买菜给您,不敢奢望您能当曼是半个女儿看,可渴望您当曼是人看就满足了,可是您总是冷冰冰的说一些伤人的话。曼真的不会明白哪里得罪您了,您一定要深深伤害曼呢!

曼的心也渐渐疏远了军,感觉军不能给自己最起码的安全感。曼的痛将是刻骨铭心。曼饱尝了军家的酸甜苦辣,看透了婆家人薄情无义,霸道。深深的伤痛了曼的心。于是娘家的人自然是曼最亲密最可依赖的人,寄情姊妹,在姊妹中得到安慰和快乐。

曼为了孩子能保全这个家,写下一份协议:“如果婆婆的刁难导致军与曼夫妻吵架,不能正常生活,曼就提出离婚---”军同意条款签字。直到有一次婆婆在楼下骂人家军从未有过的气愤,从四楼砸了一张椅子下去。当时儿子目睹这一切,儿子见椅子砸下去成几块哭喊着;“我的椅子呀,我的椅子呀”。轩儿你幼小的心只是为看见一张椅子砸烂而伤心,妈妈却为有这样的婆婆心在淌血!曼只有流泪。这不仅伤害了孩子幼小的心灵,更是曼今后怎么走去家门做人呀。

真让人心寒,心痛呀!婆婆呀;军是您的亲骨肉,您是他的亲娘呀!难道这个结永远打不开了吗?难道一切都是我的到来有罪过吗?

曼心痛,心痛,永远的心痛-----。那些痛曼永远也无法从心里抹去,因为那些痛让曼足足痛一辈子--。

许多年过去了,那些伤心的往事深深的烙在曼的心里,没有欢乐没有幸福,唯有孩子才是曼的寄托,唯有孩子的点点滴滴才是曼的快乐。

曼的身体越来越差了,十年间前后胃穈烂,胆管结石,慢性结肠炎,甲减。

到现在甲减病变为慢性淋巴细胞性甲状腺炎,医生说基本无药可治的病。由于长期的郁闷压抑所以生百病呀!曼付出了惨痛的代价,不断人吃亏也花了大把的钱财,可是金钱永远也买不到健康,买不到快乐。未来的日子曼生活在沉重的压力和病痛中。

此文章写给那些不尊重媳妇霸道的婆婆!希望天地下婆媳和睦----家和万事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