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25文章网>散文>伤感散文>那一抹即将消逝的文字浅殇

那一抹即将消逝的文字浅殇

超能教师 3 0 2011-04-06 10:47:12

很久一段时日,似乎忘却了这一抹文字能给予我的那份低吟浅唱。

落地窗外,哔哔剥剥的树木盘旋下一些黄叶,远处,棕树叶里潋滟的绿色摇晃,被风吹了个趔趄的蝴蝶却在这偏执而又安静的春光里惊吓的四处慌逃。

打起睡意朦胧的眼皮瞧瞧窗外,诧然才想起,哦,原来那片地早就被馥郁熏风的春色染的弥漫花香。

被一位朋友责难,灼灼的春色,为何不出去觅觅?带着骚客文人的语气,我说了句,如茵的绿意合不上我不在状态的心境。我这份过度自恋的病历早已被朋友们翻遍,刹那间,一张张棱角分明的大脸早已笑的稀烂。

我,仍旧喜欢独自思索,喜欢拎起本小说走在路上,数过着这数不更迭的行走人群,找个看不见人影的教室,安静下来慢慢的品读,偶偶突兀的望望墙壁,之后哑然失笑。在这并不多见的赋闲时光,翻翻那散碎的诗集,之后更多的时间是我在寝室电脑桌面前索然无味的意淫猜想。

岁月的账簿一次抹杀了一个年轮,就这样的日子也似铁锈一般被剥蚀的只剩一丁点粉末。时光是一首悠长的诗,裱在一副叫做生活的画卷,宛若清扬的开头,姹紫嫣红的中间,黯淡祥和的最后。我,在这个不愿安之若素的的年龄里这般轻盈的走进这画卷,俯身拾取飘落的那一瓣嫣红,就用这宛若芳华的指尖。如何走出呢?我在想,或许该在这牵挂绵长的日子里倚着小窗,慢慢展望。

之后,我们都管这叫流年。

四月芳菲,牵挂而绵长。细声呢喃的日子我又找回了初遇你的模样。

浅浅的碎语,报以羞赧的微笑。甚是珍贵的那份低吟浅唱我又梦见了你回到了我的身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