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25文章网>散文>伤感散文>许久,许久

许久,许久

净土域 1 0 2011-04-25 02:05:23

细灯流转,时光圆满,读着夜,写着伤,那个流着泪的从前,许久,许久,回不去了,对吗?

→题记

我总会在这样的夜晚静静的出没,一个人幽灵一样的穿梭在大街小巷,我低着头看着我的影子,他像记忆中的我一样沉默,天空又下起了下雨,我看不到滴落的雨,它打在我的身上,凉凉的,脚下的路似也更加泥泞了,我却依然把脚步走的铿锵。

天父是慈爱的神,它总会无端的哭泣,像断翅的蝴蝶,像干涸水里的鱼儿,像离开了你的我,我怀抱着记忆幻想从前,就那么矛盾着依旧故我。我走过一条路,路上没有行人,路口没有转角,世界安静了。

这夜起风了吹的很大,我逆风前行了许久,我在一次一次的伤心痛苦中挣扎,真的想对你说我经的起一次却经不起再次。

他曾说:我总是握着你的手不会放开,等到我们头发白了眼睛花了腿脚也不利索了,然后死去,死了仍然葬在一起。变成空气变成灰尘变成无比自由的风,变成什么都无所谓,我们的名字并排刻在墓碑上,那也就是最好的纪念了。

结果现在,他让他的名字孤孤单单地刻在这里,他让他独自沉睡在这冰冷的湖旁边,永远。

也许一个人最好的天赋就是安静或沉默,来的时候孤孤单单,走的了无牵挂。

也许一个人最好的掩饰就是微笑或眼泪,对着喜欢的人微笑,一个人时哭泣。

也许一个人最好的回忆就是过去的你我。你牵着我的手,我拥着你的肩。

世界终于安静了,我的忧伤,永远不会让我安息,它总是带着我飞,飞到那个我不想去的地方,我想起了不该想起的,忘记了难以忘记的。我的眼泪只是证明了我的忧伤,告诉我那并非幻觉。

在一段旅程里,曾十指相扣,如今却只有寂寞的键盘,陪伴着我的双手,我厌倦了它发出寂寞的声音,如那年冬天它曾带给我的喜悦,如此落差,我又怎经的起。让我如何面对曾经和现在。

曾几何时,文字代替了你成了我的依赖,生活的全部,感情的所有,发泄的工具。

我没办法在流离中思念已经不存在的事实,却可以依旧颠簸在这条路上。

你总告诉我说许久以后,我门可以忘记,我记得,我是笑着回答你,许久,许久,究竟多久。

寂、小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