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25文章网>散文>伤感散文>梦若庭花,浮生晓梦

梦若庭花,浮生晓梦

捕仙 2 0 2011-05-19 21:24:46

微微起了一个身,打了一个呵欠,不知不觉已经伏案而眠。我仿似做了一个周公梦蝶的传说,偶然醒来竟发现自己好像落错了时空。

雨落飘零,倚着微斜的栏杆,懒懒散散的点着窗外一片江帆。陡然间,风寒了,她拢了拢身上单薄的衣衫,抒了口气,复又回到房间内了。日子渐渐的爬了过去,阴雨绵绵的数不尽她的忧伤,伊人待的究竟是谁?

气宇轩昂,羽扇纶巾,煮酒天下,笑谈人生,眉宇间流动着数不尽的傲气。但是人群散尽的淡漠又有几人见到?明枪,暗箭躲过几何?心计,阴谋又有多少还在暗处守株?只待的佳人相伴左右,同往沙场,同居闲悠……

天劈惊雷,还未待到如意的夫婿便被指婚。只奈的柔弱女子独自暗藏深楼不敢妄自拒婚,盈于眼眶中的泪几次打转都未曾掉落,又能如何,出生的价值便是用来联络于王孙贵胄,皇亲国戚,怨不得别人,怪只怪身于如此之家。火红的嫁衣强加在了消瘦的骨架上,空留一袖风。空余一腔恨。花落无情,流水无意只奈的满心希望化作灰烬消逝殆尽,喧嚣尘埃仿似被什么物什吸引去了,空留下一片寂静。

洞房花烛,良辰美景,独留妾端坐于床中,无人问津。谁知泪滴沾湿了头上的锦帕,娇手扯裂了手中的嫁衣,喜庆的红在明烛摇曳中负了一世的心。端端的听那夜莺低吟,杜鹃咯血了一晚,那沙沙的林叶仿似冷嘲着新婚的清冷,又仿似热讽了她一世的清怨。

酒过回肠,身着红衣,如今却倒在不知名的酒馆里。熏醉了那幽深的眸,麻痹了那疲惫的心,处处小心翼翼却依旧逃不过政治联姻的悲惨,如今娶得佳人,却将她弃之府中,任凭她掩面低泣,孤独终老。不归,本该如胶似漆的一对璧人却如今打从心底的厌恶,就这样吧,今夜就暂且纵情做一回真的自己吧!

日子好像那流水,看似平静无澜,却淙淙流去不复返。嫁入府中好像过了一个寒秋了,除了整日与花作伴,与水为友也别无他事了,而她却从未知道她的夫婿是什么样子?唯一知道的便是她的夫婿整日有忙不完的事,而她的闺房始终没有一点人气。

而他却成日将心思忙于工作中,不愿回家半分,只因家中的佳人。却道似命运弄人,偶然相见竟互许终身不舍不弃,执子之手,与子偕老。然而,多年前的三生石上早已铭刻的清清楚楚,死劫便是他们的归宿。

她为他抚琴,抚尽内心所有的依恋;他为她舞剑,舞尽暗藏所有的宠腻;她为他绣花,绣出了三生不变的承诺;他为她描眉,描定了一世的死生契阔……

一天一月,一分一秒宛若升起的檀香缓缓消逝,转眼又是三个月的光梭。四月的微风融了门前千岭雪,引得身边万物生,樱花零落,淡粉的的花瓣撒在他们的发丝上,妾柔情细语偎君怀,君手扶佳人缓缓地在额间落下一枚细吻。怎料的吻未落,就已被冰寒的剑锋直指相对。妾用力急转,推开郎君,挺身对上了那剑。鲜红的血液浇灌了这嗜血的剑,这银白贯穿了娇弱的身躯,涌溅得血液与花落交织出了血雨飘零,飞花乱舞的场景。

他紧紧地抱住手中的她,此时他再也不是那个高高在上,儒雅风度的帝王家,他只是他,只是她一个人的他。他仿佛捧着一个稀世的珍品,大叫着手下喊大夫,一边不忙安慰她。她笑了笑,虽然她每次笑都要喀血,她缓缓伸着她那惨白的手指捂住了那惊慌失措的他,气若游丝的交待下她最后的心愿“君莫哭,待妾言。妾已知足,人生在世能遇见君,与君相知也不妨走了这一遭。妾本想伴君黄泉碧落,紫陌红尘,如今却看似不可能了。望君答应妾,要好好活着,待到花海再现,鲛人落泪时自可重逢。”无力的垂下了手,嘴间带着一抹惊世的笑魇。天地间只剩下回荡他的哭嚎,那如莲般清静的笑颜永远落在了那白花围绕的水晶棺材里。

夜深了,蓦然醒来。究竟是我落错了时空,还是她误入了我的魂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