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25文章网>散文>伤感散文>同心而离去,忧伤以终老

同心而离去,忧伤以终老

剑噬天下 2 0 2011-05-27 18:34:27

(一)花落人亡,有谁知?

萧瑟兰成看老去。为怕多情,不做怜花句。阁泪倚花愁不语,暗香飘尽知何处。

重到旧时明月路。袖口香寒,心比秋莲苦。休说生生花里住,惜花人去花无主。

——纳兰性德《蝶恋花》

“花谢花飞飞满天,红消香断有谁怜?”

明月窥路,婉照惜花之人;花香游荡,醉了多少红尘痴情人?红颜如花,生死无话。可堪当时携手处,游遍芳丛,怎奈聚散苦匆匆?

此恨无穷!

情深如许,深情难遣。惜花之人,怜花之时,倚花对月。一滴情泪落下,已是相隔天涯永远。碧落黄泉茫茫不见,再难赋一曲惜花词。

暗香陨落,飘散空亭斜襟,终化为缕缕空中游丝,难觅归处。旧时明月路,伊人月下拈花笑,曾山盟海誓:愿得生生结伴住花间,煮酒观花,纵使静坐也繁华。而如今,衣袖清风,温香依旧,伊人已逝,形影枯凉度寒秋。

心苦似秋莲,再难辨千般滋味。

“毕竟花开谁为主,记取,大多花属惜花人。”如今,惜花人已去,花落有谁知?

空有落花满地,空余深情缱绻,只吹得西风凉透。

同心而不得,空流年,伤无限!

(二)古今多少相思泪,痴情人?

山一程,水一程,身向榆关那畔行,夜深千帐灯。

风一更,雪一更,聒碎乡心梦不成,故园无此声。

——纳兰性德《长相思》

山水一程,风雪再一程。夜深沉,榆关行,千帐灯火明。月清盈,夜未央,就寝难枕。茫茫百感难诉情。

榆关寒,故乡遥。胡茄愁绝,不是乡音。

清凉夜,寂寞寒。身前身后沙茫茫,帝王将相驾前座,不敌万里思乡情。

乡音遥,佳人难见。遥记当时,明夜阑珊,晚灯未辍,伊人红袖添香情意长;一杯浅斟酌,望疏影婆娑,花间煮酒月光薄;晓寒清露,双影消落,断肠人去自经年。

相见时难,别亦难。

一抹彩云归月,寄情鸿雁传书。

关山旧梦,古今多少相思泪,痴情人?

(三)只道,当时是寻常

谁念西风独自凉,萧萧黄叶闭疏窗。沉思往事立残阳(沉思往事立斜阳)。

被酒莫惊春睡重,赌书消得泼茶香。当时只道是寻常。

——纳兰性德《浣溪沙》

西风渐凉,晚秋萧瑟。黄叶飘零,疏风阵阵。残阳如血,晕染天边流岚,风吹树梢,枝桠回鸣。

往事徘徊,思绪起伏。昨夜西风昨夜瘦,待今朝,已是春意迟迟到三更。薄酒清樽,难消心中沉思愁闷。

睡意难减,苦闷犹在。

“我是人间惆怅客,知君何事泪纵横。断肠声里忆平生。”平生事,少年游,惆怅人间,泼墨山水,歌咏天涯。广交四海宾朋,结游仙山蓬莱,莫难忘!泪涟涟,为情惑;相思苦,情深不寿!

歌酒岁月逍遥,书海游弋,不敌情深之处,蚀骨棰心之痛。

同心而离去,忧伤以终老

当时年少,轻狂岁月,负了佳期年好。惊觉时,伊人已矣。

当时,直道是寻常。寻常儿女情长,寻常爱恨别离,寻常游山玩水,寻常人一般,生生死死。

那些百转千回的伤,那些缠绵蚀骨的痛;那些粉身碎骨的难,那些刀山火海的劫。一步步走来,以为终成过往。

蓦然回首间,方惊觉,那些年,那些人,那些事;那些千里相思,那些苦辣酸甜,那些生死一线,那些经年记忆,已是深入骨髓,融入血液,化入心脏,再难磨灭。于是,生身徘恼,断肠余年。

若,人生只如初见。

那该,多好!

标签:同心离去忧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