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25文章网>散文>伤感散文>被雨打湿的

被雨打湿的

噬龙帝 3 0 2011-06-23 00:08:35

天空低沉,云朵压得很低,在云的下面,是逐渐来临的飘渺的夜。淋着大雨的土地,在灯光的照耀下,泛着的柔和的光,逐渐蔓延开来,消失在我们所能看到的我们的视线的边缘。无处不在的潮湿,顺着风的漂移,钻进了我的鼻孔,也钻进了我的身体。我闭上眼睛,眼角没有来由的浮起一丝温热,我知道是雨水打湿了我的眼角。低下头,用手抹去了眼角的那一抹湿润。借着自己房间投射出来的灯光,我发现经过连续几天雨水的清晰,本来肮脏不已的操场,尽然没有一丝杂物,对于我所在的宿舍楼前,这是很少见的景象。一直以来,山村的夜晚,始终宁静得没有丝毫涟漪。传入我的耳朵的,只有身旁簌簌的雨声以及在雨声的空袭中间,那距我不远的小河的波涛。渐渐的,我感觉到我的头发,我的衣服,我的身体,我的心灵,都被这无处不在的雨打湿了。

一个人在雨地里走着,我的手中一直空空如己。这是很多年来养成的习惯,如非特别需要,在雨中行走的时候,我很少打伞。因为我一直相信,雨水可以洗净我们的一切,包括身体,更包括心灵。除开这个诗意的理由,我还有一个没有几个人知道的原因,那就是对于这个世界,我一直怀着意思没有理由的恐惧,我害怕打伞的时候,伞会遮住我的视线。所以,在正常的情况下,如果不是特别需要,我喜欢不打伞在雨中行走。

行走在夜晚的雨里,我没有欣喜,也没有悲伤,浮现在我心头,只有一种宁静的感觉。前一段时间,因为天气炎热,我们对雨特别的渴望,可是雨突然来临的时候,我们却没有了当初等雨的那种心情。比如我,下雨那天,我起得比较晚,当我走出房门,才发现呈现在我的眼前的,已经是只是下雨的结果了——地面被打湿了,叶子被打湿了,花朵被打湿了,就连空气也被打湿了。从晴天到雨天,没有亲眼目睹这种变化,对我来说,是一种莫大的遗憾。虽然我知道这种遗憾没有任何价值,可是想到自己白白地错过了一段由晴天向雨天转化的过程,心里总会有一种不舒服的感觉……

地面满是积水,因为雨一直在下的缘故,地面的积水一直很深。我的鞋子踩在这些积水上面,发出了轻微的响声,与周围簌簌的雨声相比,这种声音小得可以忽略不计,甚至没有我自己的呼吸声响亮。这时的雨似乎小了一些,因为我听到自己的呼吸声越来越明晰,那种低缓,带着一丝迷茫的声音跟周围的雨声混在一起,四处飘荡开来。我在哪儿呢?我自己问自己,一直以来,我活在自我的世界里,红尘俗世的纷纷扰扰,同事之间的争名逐利一直离我很远,在文字中我诉说着我自己的真实,在教室里我耕耘着自己的土地……再别的地方,我的位置到底在哪儿,我从来都不曾知道。对我来说,只要有一杯清茶,一卷诗书,我就可以打发掉无数的剩余时光。于是,我忽略掉了很多,包括身边的无数的美好,也包括无数不堪回首的岁月。

一滴雨落在我的鼻尖上,我的思绪瞬间从纷飞的梦中醒了,这时,衣服的沉重唤醒了我一直沉睡的感官,睁大眼睛,我看见一滴一滴的雨从空中飘落了下来,在灯光的照射下,它们是那么的晶莹剔透,像极了我那渐行渐远的青春。想到青春,我的思想再一次鲜活起来,但是悲怆也再一次浮上了我的心头。我的青春是灰暗的,因为出身贫寒的缘故,自卑的我一直用坚强掩饰着自己的懦弱,也掩饰着我对世界蠢蠢欲动的欲念。现在回想起我所走过的每一步,都充满了无数的辛酸,无论是求学时期的饥饿,还是夜晚独行的恐惧,都在我的心上刻上了难以磨灭的印记,也酿就了我现在的孤独性格。我不愿意翻阅那些悲伤的记忆,因为,每一次的翻阅,对我来说,都是一场对自己的屠杀;每打开一次关于自己青春的记忆,我都会看见我自己的那朵花,在无言地、饱含委屈地死亡着。

眼角再一次温热起来,我想起了谢宗玉的一篇散文《也是雨水也是眼泪》,每一次翻阅这篇文章的时候,我都禁不住泪流满面。经历过人生的起起落落之后,我能感受到谢宗玉心中的苦楚,那分明是对人生深刻的感悟,与自然无关,与亲情无关,有的只是对逝去岁月的怀念,正如一位评论家所说的那样,这是一种年少的苍凉,我能理解他的苍凉,我甚至曾经想过,谢宗玉的人生履历是不是和我一样,充满了太多的无奈?

一场雨,是两个晴天之间的分割线,这连个晴天,因为一场雨的缘故,永远无法相遇。前一个晴天所死去的花,经历一场雨以后,它们的身躯,早已渐渐腐烂,那些曾经熟悉的美好,存在过,这就已经足够了。对我们来说,每一次的绽放,重要的不是结果,而是这曾经走过的过程。一场雨所掩盖的死,本来就是雨天之后下一个晴天的生。不过,经历一场雨的清洗,新开放的花朵,对于自己的生命也就没有了那么多的苛求:它们不会去盲从什么,也不会再自怨自艾……就是这样,珍惜自己在世上走过的过程,像一片叶子,像一根茅草,像一只虫儿……更像世界的当初。

也许,一场雨存在的意义,正是在于分隔开两段生之间的距离。让已经逝去的生命在潮湿的气氛中慢慢腐烂,回到生命的起点;也让那些渐渐走来的生命,绽放属于自己的美丽;至于那些遗憾,那些眼泪,也就随风散了。

活着,这就已经足够了,因为这本身就是一种莫大的幸福。相对于那些匆匆逝去的生命,我们经历了一场又一场雨的洗礼,不断目睹着旧的自己的死,也目睹着新的自己的生。在这循环往复的生与死的过程中,我们绽放了一次又一次,干啥还期待别的呢?

于是,我快步回到宿舍,记下了这篇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