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25文章网>散文>伤感散文>忘夜歌,我只笑将流年淡

忘夜歌,我只笑将流年淡

血影修罗 0 0 2011-06-27 20:32:10

忘夜歌,我只笑将流年淡

夏夜踏着雨季萧索的声响依稀尾随到万家灯火阑珊处,隔着薄纱在窗外的蔷薇花里浅唱,拈花笑作眉间物,白衣染尘,犹那画中墨水湛成一夜华彩,似繁花簇锦,猝然散开在心底。

岁月染红的薄暮的妆彩,似又化作多少年来悠扬的渔歌唱晚,曾花前月下谁又看清这世道无常,任那百般甘之如饴。

忘夜歌,我只笑将流年淡

残羹杯酒,如何看尽天下人,扶柳岸堤,你是否在当年眉目如画,是否记得千年那卦,断曲桃花。

如是我闻,锦屏鸳鸯泠曲声,却是尸骨无存,枯魂妄指美人荼。

如是我闻,予君白首不相离,却是眉染白霜,道黄泉愁情断肠。

如是我闻,良辰定许正梳妆,却是十年苍茫,堪尽回首百年长。

如是我闻,青玉暗景梅花烙,却是生死怅惘,君心难测。

纵是玉宇琼楼,又如何堪比矮屋石檐,却是东风归来日,终为桃花万里葬下尸骸。

如是我闻,寒烟慕水卸烽台,却是金戈铁马,满城卒兵临城下。

如是我闻,墨纸锦书浣斯颜,却是雁子空楼,白衣谡谡忘天涯。

如是我闻,灯火直叫红妆送,却是飞蛾扑火,故人一去满今朝。

如是我闻,帘幕飘摇请君怜,却是虚实作罢,谁道离殇。

暮然回折,只叫孤影成双,谁忘情忘景,难忘画中孤魂落魄千年断肠的笑靥。

一切皆因世人愚昧,笑对红尘却甘为愚昧,夜半敲门声,直问谁在青灯前,低吟那句菩提本无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