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25文章网>散文>伤感散文>千灯忘如是

千灯忘如是

母树 1 0 2011-06-29 18:35:43

千灯忘如是,百结花残温。

--题记北逐

一、夕阳欲去不去地流连着天际,在指尖脚踝处放射出摄人心魂的光彩,晕染光华,丝丝缕缕的浮云也似乎要随之消散。霞光万道,天碧无垠,慵懒的噙起双眼,掠过窗棂,云霞婉若千丝般杂乱无章的延伸,思绪去留无意,伴着云海沉浸却渐迷离,想要极力的留下一段流散的日光,心忿无力,眼变凄迷。天边,望不着边际的余辉斜阳,轻易就荡碎了我眼窝深处那曾为你弥留的光景。悲凄,难以明喻。

二、走着,边缘,观仰一段晦暗的天幕,靠着细雨霏霏,然后便念及起我那些赏心悦目的根植及思绪里深深浅浅且疏于言表的心事,阑风渐起,却是不合时宜的撩起青丝,轻捻素发朝天,却在刹那间零乱不堪,凄风怒嚎,昏暗的风沙带着琉璃宿醉,伴着指尖缝隙错落有致的黑线缓缓沉沦。侧脸滑落的晶莹,似旋落的浅淡光环于光幕里渐次加深的漩异水晶苍凉的想要啜泣,思属潸然,然以素手抚面,也难掩那迷失在星宇深处对旧日恒温的念想。这是,发丝的寂寞,雨在寂寥。

流连,梦田,臆想一段旖旎的曼舞,倚着蝶影翩翩,而后便思虑起我那些残根幕华的轻姿及红尘中纷纷扰扰且欲说还休的倦殆,花开散漫,飘零的花瓣于风中摇拽而起,恍若穿花蝴蝶般翩跹而至,立时从身起舞,却在迷乱的丛林中跌跌撞撞,瘢痕肆虐,紊乱的思绪随蝶舞辗转,跟着泪迹轻旋在杂乱无章的落絮里慢慢残存。翩跹而起的暮色微光,似轻捻的满城暗香于时光里红尘街集的人性淡薄冰冷的只剩叹息,季景迭换,远走天涯海角,也难觅季语陶心间流淌而出那股清澈,细腻的,让人生疼。这是,蝴蝶的落寞,花在落伤。

三、尘埃掩盖的日子,粗砺了我的知觉,只是一个不经意的回头就丢失了灿烂的笑颜,岁月遒漠如烟,来去无声的轻掠而过,风华落尽的容颜自此也缀上一层馨白的迷蒙,氤氟于上的微醺迷离,凝馨且朦胧,然而更多的还是苍白的杂色,目所能及的地方,瞧不着一丝血色,于是我便惶恐的想到那些蒙尘的心事,及那些心悸的过往,没有颜色,没有知觉,没有止境的惶恐,暗无天日的日夜里,我像个游荡的幼灵,在人生驿站的旅途上再也停滞不前。

岁月流蓝,兰心如幻,当晚灯流朔在浩淼天宇时,而我那些渺小且又薄凉的情愫,却再也泛不起一丝涟漪,心情一片狼籍,犹如天苍边际里晦暗的星光在吞噬每一寸肝肠,生死茫茫。抛弃了现实,一味的沉浸幻想,一些东西在现实中无法存活在幻想中却往往总能如愿,于我便在每一个寂寥苍凉的夜里,随风沦陷,深霄梦幻的温酲里是夜缓缓沉沦,我无力自拔,不再去管黑夜及白昼交错有多么的动人心魄,也不去念及红尘与前世的纠葛有多么的赖人寻味,手捻一屡残香,浑噩不知,以期下一个黎明交错。

四、青春像一段花荫下的岁月,残落的只不过是一季的纷繁,花开芬芳花落流殇的迂回,在那些我不敢去想不愿去碰的时光里此起彼伏,我只是孜孜不倦的游离奔波,天边,海岸,云端,逃离那些快乐和忧伤,然后在某个无人的清晨,驻足一场雨季,裹紧着身上衣物,感念手掌异样寒冷的心脏,于一场颠霈流离中,听雨数落红。

人生似一泓流动中的溪涧,静静的随时光干涸走远,水清流光,水浊流亡,曾经铭刻在时光背后的清澈,在那些不为人知的年华里变得黯淡,我只是不厌其烦的回头张忘,端详,咀嚼那些快乐和忧伤,而后某个温煦的午后,伫立一米阳光下,呤念着她的名字,及内心诡异的浮雕,和那一段皎皎如月的目光,温婉恍如昨。

五、梦境的边缘,我变化弃之高阁的钟摆,无力的看着时间从身碾过,与指针古老的纠葛在楼阁隐隐回动,爱及恨,坍塌于天荒地老之间,我无言,亦无力,在纪年里无止境的悬挂,静静漫漶而后倾展成记忆的尘埃。搁角,了无生息。梦境的边缘,我化身生命的航帆,远走千灯,只为你寻觅彼岸最后的曼珠沙华,我难言,亦难觅,在红尘中无休止的游离,浅析的暗影于无尽边缘深入浅出,扶舵,握不住方向。梦境的边缘,在文字里逆流穿梭,越过笔尖,墨染的情怀,字字珠玑,段段心汔;走过红尘,看微风漾起,荡碎烟云,荡碎花絮,荡碎了我似水如墨的年华,荡的凄美,碎的微怜;是以,我默默的拣拾起微怜的记忆在笔端,于心海流痕处皱留温存,尽管,那里有着不为人知拥挤且丑陋的文字。

弥留的红尘,烟雨漂泊,我苦苦寻觅一场前世的约定,却跌进岁月须臾的一指流沙里,刹那千年,当你罗衣轻舞携着唐风宋雨醉人的古韵再回时,却已陌上不识。哀及怨,消散于前世今生之间。心已败,人将亡,心海千万次的呢喃低语,那个我追寻千年的身影及我从未停止呤念的名字,而后目光涣散。弥留的红尘,青灯月影,我翘首倚盼一轮月圆花好,却迷失在乌云笼罩的狭益里,望眼欲穿,看不见你浅眸如云的笑魇留断花田,苍凉已成云片,花无期,亦无意,半掩的残月与蝶舞飞花纠葛于一场乱霭,云浮月缺花红,宛如血液在心肺中演绎别离凄美,而后缀红满地。弥留的红尘,如袅袅青烟,朦胧了前尘过往,弥留的红尘,如瑟瑟寒风,吹尽了红颜笑魇,红尘如云,隔事离空,红尘如歌,且歌且呤,当繁华散尽再看前尘时,红尘一梦已是千年。

六、人世喧嚣景簇,心间天籁残存,逗留在漫漫馨香的楼兰月台,是谁在月下影弄轻姿,痴缠了百结的哀怨,于月台古琴中轻奏起缘来缘去的伤感及缘聚缘散的伤寒。琴声妩媚,择一段与心跳相呼应的频率默默聆听,听,曲终人散时,回味这一世的相恋,会有一丝安暖轻抚心田;听,夜深人静时,倚着千灯万火,听心跳脉动,及灯火通明的彼岸中你灵魂中的韵律;听,古琴的尾弦在你手指松开之后之间,让我再回天涯海角执手于你共觅一场朴素的景致,归于平淡。

月影斑驳石径,烟城薄凉深巷,跌宕在路旁忧黄的街灯巷尾,是谁在灯下凄楚,匍匐了千年惆怅,于灯柱上镌刻下前世今生的哀怨及此年彼年的哀婉,灯昏眸暗,眺一处与瞳孔相辉映的流光静静凝望,望,鬓发霜染时,回首这一路的相伴,会有一抹微笑轻绽唇畔;望,厌倦喧嚣时,隐匿山水林间,远离纷扰,于小桥流水人家中度此余生;望,在生命的旖旎消散之前之间,让我再回百花丛中去拾一阙倦殆的柔情,寄于安暖。

交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