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25文章网>散文>伤感散文>在水一方

在水一方

天寂轮回 0 0 2011-07-16 22:17:36

我等待轮回辗转,褪去青苔的日子;我等待晨钟暮鼓,意欲随风的时刻……

一切,自然,从容,简单;

一切,可以重新开始。

午夜,又是午夜,依然沉。

窗外的风,瘦长,从千年前走来,憔悴得如一阕婉约的清唱。

我喜欢这样的夜,摒弃了喧嚣,在繁华的背后。

有谁同我?这样的夜里,幽人独往,飘渺孤鸿,在寂寞的背后。

灯下,香茗袅袅,是隔世的端庄,弥漫了隐忍,疼痛和痛彻后的浮生若梦。

生活如茶,淡淡清香散于人前,浓浓苦涩藏在心间。

很多时候,希望结识一个人,遥远陌生,心无羁绊。

冬雷夏雨毫无顾忌,尽情倾泻,或哀伤,或困惑,或惆怅。

熟悉的环境,太多的话,无人倾诉,无人可诉。

可彼岸斑驳,无论怎样的摆渡都是痛!

一直是以一种虔诚的姿态行走的,走过春去秋来的明明灭灭,走过缘起缘落的浮浮沉沉,走过似梦亦真的过眼繁华,可是,却走不出迢迢漫漫的红尘俗世。

已是三月了,一个桃花盛开的季节。

窗外,一袭婆娑的树影挂着满枝的诺言在窗棱上轻叩着。

可如许的幽香,又能到几时?

待到风起云动,所有的山盟海誓又有多少不会零落成泥?

而我,却仍是季节的守望者,以一个永恒的期待的心,凝固了那个千年的誓言,或是,痴梦。

一份执着,让魂魄有依;一声喟叹,让脉搏孱弱;一抹忧伤模糊了视线,一帘幽梦,望断了天涯……

夜,依然沉,只有梦境滋长的声音。久远的记忆在西风里弹唱着,偶尔唐声,偶尔宋韵。

我知道,有些事,有些人,是不可凝眸的,不能回首的,不该眷恋的。

尽管,心还是痛的,往事还是新的,幻象还是遥遥舞动着的,可是路,已走得太远,无法回头。

夜色苍茫,萧管悠悠,我等待着,在隔着尘世的薕葭水畔。

我想象着自己,裙袂飘飘,迎风的模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