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25文章网>散文>伤感散文>等候黎明的那一滴雨

等候黎明的那一滴雨

瘟仙 2 0 2011-07-21 16:19:00

阴沉的天空飘着阴冷的细雨,就像一层寒纱笼罩着成都。

我撑着伞,独自漫步在冷清的公园里。冷冷的雨打湿了花的红唇,一阵阵不知名的喧嚣从远方传来,就像孤雁在无助地悲鸣。风不住地吹过,草随意地舞动,它根基虽在,其身却已倒。我突然知道当岁暮的阴凉卷过每一处,心上的绿草也会变得枯黄。我静静地迈过台阶迎着凛冽的寒风,远处是一条小河,哗啦地流着,无数雨滴静静地落下来,一轮轮涟漪随即旋转开来,就像一朵朵散开的莲花,可却在刹那间消失得无影无踪。美丽总是在瞬间消逝,永远都那么迅速,毫不保留,就像曾经的我一样。

家乡的土养育了我,我的血脉里有黑土地的芬芳,我的眼睛里有农家人的诚恳,可是我却离开了她。我离开了她的怀抱,踏上了异乡的土地,这湿气凝重的大地。陌生的地域永远藏着未知的恐惧,而陌生也孕育着心里的忧郁,忧郁也催生着冷漠的成长。我呆呆地盯着艳得如火的花,闻着芬芳袭人的香,在记忆中却在勾勒着最美的画面。

我在滂沱大雨中狂奔着,只为了收获金黄的玉米。一缕缕别样的香夹杂着芬芳泥土的气息飘散开来,飘进我的嘴里,还有我的心里。在那一刹那无法言喻的舒适感流经全身,将我彻底灌醉。诱人的香气在记忆长河里永远飘着,愈加芬芳,孕育着我一生的财富。

我漂泊到了成都,一个南方的辣劲十足的城市。一串串辣椒在我眼前不时舞动,就想喷薄而出的火舌撩红我的双眼,我不由自主地就泪涕横流了。最可怜地是,那嚼之无味食之难咽的大米,完全没有东北大米那独特的米香。我无奈地走过了那条河,又向着未知的远方走去,雨还在下,很细很细,如同银针插向湿沉的大地。

蓦地,朋友的一声鼓舞响彻耳畔,就如同风铃般清脆而有力,“如果你不习惯,那你就创造已经习惯了的生活。”我突然恍然大悟,脑海间一个个独特的想法,如雨后春笋般涌现出来。身旁那朵朵如火般的花悄然绽放,没有任何声息,绿叶也愈加翠色欲流了。我嘴角间流露出一丝微笑,点了点头,“对了,开一家东北的饺子馆,就它了!”

我开始了,开始建那个心里美丽的城堡,为这被辣味席卷的城市增添一种别样的色彩。我全然不顾了,每天东奔西走,四处打听询问,找房子,寻地址,招职工,借资金,买工具,忙得不亦乐乎。终于在一个晴朗的上午,店开业了,我起了一个很朴实的名字“东北饺子馆”。

开业时,学生争先恐后,络绎不绝,都想尝尝东北的饺子有什么不同。我静静地看着他们吃的样子,心中突然间有了一丝欣喜的感觉。特别是北方的学生,他们都很不习惯成都的辣,我就不时与他们聊天,亲若老乡,那一刻感觉自己的肩上突然间变得沉甸甸的了。

我记得第一个雇佣的人是来自河南的平凡女孩,二十岁左右,普通的脸庞,普通的头发,唯有那双可爱的大眼睛显出她独特的气质。她一见到我,就咧开嘴,眼睛眯成一条缝地向我微笑,我只是站在门口也向她微笑。她喜欢桂花,就像我喜欢玉米香一样,她还在馆子外面种了一些桂花,小巧玲珑的花瓣就像被施了魔法一样飘散出浓郁的芬芳。她干活很卖力,每天很早的就刷起了碗,中午端盘子四处奔走,走路竟比男孩子还要快,她脸上总是流露着那甜美的笑,就像花香一样芬芳。

一个阴雨绵绵的下午,她在招呼一个顾客,带着她那甜美的笑,与顾客聊起了北方的美食,我突然听到从她那甜美的笑声中传来一个刺耳的词“扯淡”,我心里的怒火瞬间燃起,脸像烧红的铁,可我本能地走进了厨房,怕她觉察到我的样子,我平静了一会,又走出来了,沉默地将饺子送过去,没有说一句话。

到了傍晚,她收拾好碗筷,擦了擦地,正准备离开的时候,我突然忍不住了,就有些愤怒地说:“你以后不用来上班了,可以走了!”她呆呆得站在那里,惊讶的连眼珠都要出来了,大声地说:“扯淡!凭什么?”

等候黎明的那一滴雨

我又听到了这个在家乡视为脏话的词,我的怒火燃遍全身,而我的喉咙也变得紧了起来,几乎说不出来话,只是静默的点了点头,要她离开,她没有再问为什么,转身就飞似地离开,再也没有回来过。

又是一年桂花开的日子,弥漫整个馆子的香气沁人心脾,听朋友无意间提起那个词在河南不是脏话,我心里不再是愤怒,而是沉甸甸的后悔。我静默地望着桂花珍珠般的花瓣,蓦地,泪水模糊了一切。

我的记忆里玉米香越来越浓郁,浓郁得我都想将它忘记,而那突如其来的桂花香虽然很淡,但是却让我的心醉了,也碎了。桂花依旧散发着清香,可人却已不在,只有我在翘首期待……

等候在黎明的雨滴,没有流过的伤,只有不断涌起的希望。

也许你是对的,但是我们必须的相信,没有什么错,只要你一步一步地走就是了,成功就是这么走出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