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25文章网>散文>伤感散文>帖临天下

帖临天下

焚天武神 2 0 2011-07-24 11:02:29

一缕古风拂着龟骨上的每个方块字;几滴梅雨散了匾额上的每个横平竖直;千朵桃花开了竹简上的每个平平仄仄;万世子孙传着祖辈嘴上的每个之乎者也。而今的我,帖临天下。

关关的雎鸠鸟,传唱着每一支古谣,苍苍的蒹葭草,摇曳着每一座古桥。古谣里唱的,是临水而耕的每一个动人传说,古桥上走的,是每一对才子佳人哼了几夜的推推敲敲才定好的绝妙!汉语之所以美丽,是因为它出现在那段古谣,也被哼着过了桥。

不知是谁,唱着《诗经》忆中出现了那位智者,后来传了多少世的万世经典,诵了多少遍的千秋绝唱,也要感谢仓颉,那位第一个创造文字的人,他惊天地的第一笔,却成了后来人几世也用之不完的墨。用画代替所说的每一种意思.多么绝妙的想象力,于是,上到皇室庭院,下到关外野店,每一处都留下震撼着的画.画中每一笔,都包蕴着无穷的力量,多一笔,少一笔都会被带入另一个境界,就凭这个,汉字也足以摹下大千世界,帖临天下。

屈原的香草,李白的宝剑,杜甫的胸怀,苏轼的美酒。其中透出的,一半是美丽,另一半是不可名状的美丽。无论是“民生各有所乐兮,吾独好修以为常。”,“还是那安能摧眉折腰是权贵,使我不得开心颜。”,亦或是“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再或是“大江东去,浪淘尽。”都是那古风犹存,余韵未泯。三杯两盏淡酒,独乘孤舟,红袖添香,荡气回肠。汉字在汉语的说话间,透出浓郁的幽香。香而不腻,永远缠绕在嘴边。吞吐着每一个传说。就凭这个,汉语也足以摹下大千世界,贴临天下。

鹧鸪清怨,淹没在了清明雨上间,当年模样,散落在了那场梨花雨凉,无关风月,我的等待苍老了谁,是要润湿脸颊,停在了那唐宋元明清的夜,当传统碰撞在现代面前,汉语又会有怎样美丽的邂逅,从这些中国风的歌词中不难发现。那每一个跳动的文字嵌入了每一个跳跃的音符中,于是大街小巷,汉语的音韵美又忙碌起来,月影重重,梦中寻她千百度,天青色会不会等来那场烟雨朦胧,炊炊烟会不会逢着人雁南飞,送字的书童在庐州月光下能不能问出,断桥是否下过雪?于是每一寸相思泪浣了春袖坠入了赤壁的伤痕。汉语在每一首激动中舞动着婀娜的身姿肢节。绰约在古典与现代的世界里而维持着不变的美。就凭这,汉语也足以摹下大千世界,贴临天下。

外邦来学汉字,我们说的话,要让世界认真听!古袖舞动着笔墨纸砚,岁月为笔,天下为墨,在历史贯彻今日的宣纸上,我一袭烟雨,一袭古衣,磨着酌了几遍的香墨,在临东的碣石上,用我最美丽的母语,帖临天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