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25文章网>散文>伤感散文>梦水楼阁

梦水楼阁

弑仙灭神 3 0 2011-07-28 11:14:56

在某段时刻,我无心缺席你的成长。在遥远的他城,我的关心时限超不过春运绿皮车的一节车厢。当认识的女性都变为朋友,我开始怀疑自己的魅力。还记得在游泳池里扑腾的傍晚,常时间进水的耳朵开始蒙蔽,双眼在水花蔓延下睁不开,典型晃晕,视听混淆。真的很难相信,人人生为游泳健将,不然为何在母体里惨烈的游泳竞赛中,你能最终脱颖而出。水里面实在是个奇异的世界,亦梦亦幻,似梦境般真实,无声无味。深吸一口气,扎下水去,缓缓潜泳,然后浮出水面,我认为就完成了一个梦。当然梦也有凄美的,有的时候人会拒绝醒来,选择水底的床静卧,抓取气泡当作萤火,用那厚实的水被压住现实。然而梦终究还是会醒来的,无论是不知疲惫的闹铃五雷轰顶,还是敬业的生物钟悄然唤醒,或者午夜心跳,梦魇徘徊,魂归来兮。当世人宣布你已去见马克思老先生时,意识已亡,以何言梦?

我曾长时间凝望婴儿与猫咪的睡眠,很想知道他们小小世界的梦。如果这世上真有盗梦一说,我倒很想尝试。痴迷于小嘴一咂,睫毛微动的时刻,那我不能明了的无意识旅行之路。想起外公的说法,梦境是灵魂离体的游玩。难道灵魂也会厌倦凡胎的羁跘,生活的劳苦,而去寻找无意识的天空,小憩片刻?于是想起了海子和尼采。我很惊讶安徽的两张名片——海子和中国科技大学。其实二者关系不大。或许是乡土情结作祟,我惊讶于别人不知道他们在安徽。话说高层有几任出自皖地,为何春风吹不进这片美丽的土地?安徽的小小悲哀,莫过于此。

我认为海子和尼采的毁灭,源于造物主的私心。传说造物之初,人本是双体的,有着双脑容量的盛纳。上帝怕他们太聪明,于是就把他们分开。然后世上就有了寻找另一半之说。倘若海子有双体,一个大脑应付俗世尘务,另一个用来成全汹涌的诗作,那么他也不会过早陨落。尼采的太阳也会更好地绽放光芒。天才终究也是个人,灵魂能够承得起载殷殷期盼,托起厚重的山,传承若上善的水,却无法包容万物之源太阳的炽热之火熊熊燃烧。阳光下的死总是那么壮烈。

浮生若梦,人世间的洪流无情,你我在此生漂浮,人海茫茫,相濡以沫,相聚分离,恍然如梦。可即使是无根的浮萍,也会努力地寻求养料。时光的长河奔腾不息,记不住迷失的过往,忘却天若有情天亦老的歌调,消逝豪情纵天的惊鸿,带过绝情人的泣涕涟涟。然后有幸在某个地方,我有暇余安静,为你建造一座梦水楼阁,将高山流水轻轻弹起,幻见你在云端流连的舞,美得叫人寂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