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25文章网>诗歌>伤感诗歌>清明祭奠(随风落叶)

清明祭奠(随风落叶)

随风落叶 1 0 2011-04-06 18:03:08

题记:清明节,一个还原自我,一个让人深思的节日。

清明节,一个让人对故去人抒发思念,给自己留一个思恋他们的

时间与空间的节日。

清明节,一个让我们推敲生与死意义的节日,

清明节,一个让我们不要忘记我们不能忘记人的节日。

清明节还没到,我却接到家里呼唤回去祭奠的电话。没有了思考的时间,我赶上回家路。归途中,夜色笼罩了黄昏,也把回忆翻阅。

清明节对我来说,是一个怎么样的节日?或许我只是简单的把它当成很平凡的一个节日,没有什么特殊的意义。在回忆中,只存在模糊的记忆。和亲人一起扫墓,一起除去那繁乱的枯草,和亲人一起诚心的去祭拜先人。一切都是记忆中的程序,离开了那片地,也就离开了。或许它像我们耳边的风,吹乱了长发,但风终究有停歇的时候。用手抚平那凌乱的长发,我们还是继续前行。

窗外一片漆黑,我的思绪在回忆里穿梭。不知过了多久,车已经在我的不经意间到站了,看一下手上的表,晚上九点二十分,才知道我已经坐了三个多小时的车。车到站了,离家又近了一步,心情却没有回家的兴奋,而且还隐隐约约的感到很沉重。脸上挂着难以隐藏的伤感,一个人麻木的走在车来人往的路灯一下。

家门口到了,我却在调整自己的情绪,不想让母亲看到我的不愉快。可我真的无法做到,笑嘻嘻的回家,我只能尽量的去隐藏我的难受。这是弟弟离开我们后,我第二次回家。不愿碰触的记忆一直在撞击我回忆的画面。我怕我忍不住,没来得急跟母亲说什么,一个人踏上二楼的楼梯。走进自己的房间,把世界锁在了外面。

母亲一直睡在弟弟还在世的时候住的那间房间。我原以为我已经能够安然无恙的面对自己的母亲。可模糊的记忆却变得清晰,记忆中弟弟那熟悉的面孔,为了家不停忙碌的身影,每一次呼唤哥哥的声音。生病时喂他喝水,给他按摩,病痛折磨是敲击的画面,直冲我内心的底线。把自己平躺在为了弟弟而买的床上,我盯着天花板,让自己的泪水倒流。弟,哥真的不能哭。没为什么,就因为我是你哥。你哥是不能哭泣的,原谅哥没让泪水去模糊回忆的画面。

夜深了,我却没有睡去。旁边的房间已经找寻不到你熟睡的声影,宽阔的二楼,如今只有哥一个人睡在这里。

你叫我如何能安然入睡,空气里已没有你的气息。

你叫我如何能安然入睡,回忆的画面还在缠绕我的身心。

你叫我如何能安然入睡,在一个只有音乐陪伴我的房间里。

夜色朦胧叫我如果不能去追寻你的音容,轻声人耳叫我如何不去回想昨日沧桑。明天,又是一个明天。我应该怎么样去面对这个明天呢?你走的那天,哥连你最好一眼都没有看到,更没有来得及送你走最后一段路。我除了怪自己,我又能怎么样呢?哥很明白现实是怎么样,等待我的是什么?可我却一直在幻想中的生活,一直在天真的认为,你舍不得这个家,你还要很久才能离开这个家,去你想去的天堂流浪。可你真的去了,却没有和哥说一声。是不是怕哥阻拦你,不让你去呢?哥已经记不清,那天我是以怎么样的心情回到家中的。还是哥根本就不愿记起,我只知道那天车开得好慢好慢,或许我连跑步都比它快吧。手机不断呼唤归去的音符,那些音符已经把心敲得支离破碎。我想捡起来,却发现这只是一具麻木躯壳,力气都已经被岁月抽空了。

徒步去你的墓地,可我却不敢抬头看这明媚的天空。因为我的天空里,已经是阴云密布。终于能去看你,去抚摸你的墓冢。可我的脚步却变得很慢很慢,每一步都那么像千斤铁锤轰炸这大地,也轰炸我的内心,我仿佛看到了大地动摇的灵魂。

哭泣声穿破这密林响午。不知道你一个人住在这里还习惯吗?是否很孤独?是否还在担忧这个破碎的家?哥,有好多问题想问你,也有好多话想和你说,可我一句也没有说出口。只是静静的看着,眼角任泪水一滴一滴的掉落,却听不到哭泣的声音,就这样傻傻的站着。

母亲那曾经有着淡淡光泽的黑发,如今已经让岁月染上苍苍的白发。墓冢上的母亲,哭泣的声音已经变得沙哑,嘴巴还在不停的呐喊着,可我只能听到一个熟悉的名字。擦干眼泪,我上去想把父母扶起。我才发现我的力气比不上母亲,我只能让她哭泣的坐在哪里,陪在她身边。好久母亲的声音才安静了,可能她真的是累了,连哭的力气也没有了。

走了,走了,该离开了。

我不知道,哥这次离开。下一次看你是什么时候,或许又是下一个清明,或许不久之后。

又是一样的黑夜,不同的是明天哥将继续离开,继续寻找哥的梦。

拿出手机,看着手机里唯一一张,爸爸、妈妈、哥还有你的合影。这是一张你和哥都是小学时候的合影,才发现哥真的欠你好多。这么大了,哥也就只和你有过这样的一张合影。我该拿什么来弥补哥欠你的爱呢?

怪自己当初的没有好好的去照顾你爱护你,哪怕为你多留下一张照片。

恨自己当初没有没有做好你一直呼唤的哥哥,直到你走之前还是活着幻想中。

悔自己当初的不懂得珍惜,唯来生,你还愿意让我当你的哥哥,一定不负今生的约定。

弟,哥仅以此文来缅怀哥对你痛疼的思念之情。你一直会活在哥的心中,直到到和你同眠的那一刻。不曾放下,哥心中会给你留下这个永远属于你的空间。

弟,哥走了,走了。

这个清明节被吹乱的长发,用手再也不能抚平。所以哥把凌乱的长发剪了一截,又带着你继续前行。

(对你们说的一句话:一直很感激一直默默关心着我的亲人和朋友,我知道你们看了这些文字心情也不好,请原谅!你们对我的好,我铭记在心。不要安慰我了,我现在也不想听到这样的安慰。我会照顾好好自己,也会尽最大努力去照顾好父母。接下路我知道我该怎么办。我之所以写这些文字,是对弟弟的缅怀和思念之情,也是在坚持我一直用文字去记录人生的生活方式。)

2011.04.05清明节

标签:清明祭奠落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