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25文章网>文章>搞笑文章>懒小猫“给力二O11”@猫脚步涂鸦新作《那些年二零带九,一些凋

懒小猫“给力二O11”@猫脚步涂鸦新作《那些年二零带九,一些凋

仙道魔尊 1 0 2011-02-14 20:17:24

希望那些期望我开心的人在新的一年里快乐每一天,幸福每一时,好运每一刻,健康每一分,爱恋每一秒,平平安安,安康吉祥!<本文纯属原创,如有雷同,算你抄我>

~小懒猫《O9年之前,写在O9年之后的一些片段》

一、小时候,我总梦想着长大后要做个“除暴安良”的警察;长大后,我才发现小时候的想法是真的幼稚。其实把某些警察灭了,才能达到“除暴安良”的目的。这个世界真的很复杂,竟然分不清什么是暴?什么是凉?看来看去,除了最暴,就只有更暴了。

二、我上初中时秘密的成立了一个文学社,也偷偷的招募了几个在文学上有很深的造诣的社员:谢章、亭柏、锋芝。刚开始在文学社的取名上,他们觉得应该要能代表他们三个人共同的才气。于是决定在他们的名字里各取一个字组成社名,便形成了“谢亭锋文学社”和“章柏芝文学社”两个可供选择的社名。因为萝卜青菜各有所爱的缘故,意见迟迟得不到统一。经过大家再三的商榷之后,决定采取“比文定名”的方式。谢章明白高手对决,势必会金花四溅,一定要非常6+1的认真,只能模仿高高手的写作方法了。他决定参考金庸的《鹿鼎记》写一篇文章,遂取名《谢`顶记》。最终谢章赢得了比文定名的胜利。文学社终于有了一个响亮的名字“谢`顶记文学社”。大家都觉得这个名字真的很不错,“谢`顶”有种聪明绝顶的意思,充分代表了社员的个人素养。但是好景不长,文学社只谢了一个月的顶,就被迫谢菜了。原来,校长觉得不能再让学生把顶谢下去了,要不然谢着谢着,学校迟早会变成少林寺和尼姑庵的混合体的。那样的话,计划生育就变成空头文件了,计生办也可能面临倒闭的危险,取而代之的是“促生办”的掘地而起。况且佛门重地是不允许叫“校长”的,到时候他就得叫“顶刮刮方丈”了,那么他的夫人当然也得换上“灭绝师太”的法号了。如果真这样的话,那么就必须要把教育局长扒光了钉十字架上了。

三、小时候意外的在书中看到大眼睛女孩什么什么娟的照片,好像是有关希望工程的。她的眼睛里含满泪水,当时觉得那是一种对知识的渴望和对贫穷的惧怕。后来我才想到,等她读完大学本科,甚至是研究生之后,站在人才市场的人山人海里,夹着厚厚的简历艰难投递时,别人看得没看的那一刻,她的眼睛会睁得更大更圆,泪水一定会多到眼眶装不下的。

四、我记得,我的高中是在睡着与醒着之间度过的。我习惯在班主任的课堂上睡觉,不是因为他的课讲得不好。而是因为他是所有老师中,我唯一叫得出名字的,也是我相对熟悉的,并且相对熟悉我的。我想他一定对我的作息规律有了深刻的了解,他一定会在适当的时间段里叫醒我。所以在他的课堂上我可以肆无忌惮的睡,睡到我不想睡为止。记得当时的班主任总是很尽心的让我睡得嘛嘛香,为了防止我睡得嘴抽筋,每隔四十五分钟,他都会叫醒我到他的办公室练立正。这也迫使我养成了每隔四十五分钟就会自然醒一次的不良作息习惯,导致我不能安然入睡,一觉睡到屁股晒太阳。如今想来,确有几份遗憾。

五、对于我们的腾迅QQ的说说,我真的佩服的五体投地。最近时常在扣扣上看到有关“周总理”“毛主席”的说说,内容大概是“庆祝周总理、毛主席诞辰多少周年”之类的,转载率还是很高的。我真的想对那些发表说说的大叔大妈说,人死不能复生,节哀吧!总不能天天玩这些已经去世的领导吧,改天有种去换个还活着的玩,也算是与时俱进了。我觉得你们不是在怀念,是在犯'贱;你们不是在纪念,是在人肉搜索。你们或许连周`恩来故居长什么样都不知道,甚至连它究竟在哪里都不知道,试问有什么资格说怀念!更可悲的是,某些连总理生平事迹都不知道,竟然也人云亦云的歌颂起来。当今社会只有胡主席和温总理,没有毛主席和周总理。或许有人说我不懂感恩,毕竟没有毛主席领导人民打江山,就没有如今中国的国泰民安。而我只能套用书本中的一句话来回答:这一切都是生产力发展的必然结果!

六:对于那些关于“日本歌星嘲笑陈翔人气低”的说说,我一直很疑惑,这究竟是哪个汉`奸从日本人那里打听到的。还有,我也要告诫那十几万转载此说说的傻子,日本人是不玩腾迅扣扣的。即使你们把大拇指都按骨折了,日本人也不会知道。正所谓,无聊之争,汉`奸得利。人家玩了你,你还在帮人家加人气。况且连日本歌星都知道陈翔了,可见他知名度很高,又怎么说明他人气低了呢?

七、学校里经常发生切磋中国功夫的行为,究其原因主要有:为情打和为情被打;无情打和无情被打;无辜打和无辜被打;主动打和主动挨打;参观打和参观被打。记得,某一次操场有人打架。我和班长去观战,到场后才发现打架的两个人中有一个是熟人,并且那个熟人处于被打熟的边缘,那个鼻血流得像番茄汁似的。班长决定去劝架,一不小心被对方打了一拳,可能特别特别的疼,所以班长由一个劝架者成功的转变成一个参架者。他和那个熟人站在了一边,而且到政教处他们竟然还是站在了一边。后来政教处主任诸葛猴考虑到班长是初犯,并且品学兼优,决定刀下留人、淡然放人。班长得以“苟全性命于乱架,可惜闻名于诸侯”。经过此次的打架事件,班长终于明白:打架也是需要技巧和思想上的觉悟的。就如同社会主义需要马克思主义作指导思想一样。因为考虑到校园的打架一直没有统一的指导思想,为了拯救校园功夫文化,带着对“功夫不负有心人”的无限敬仰之情。班长呕心沥血的开始创作“打克思主义”系列书籍,两天后《论持久架》便应运而生了:要坚定自己宁愿站着流鼻血,也不愿坐着蘸番茄酱的立场。采取敌退我进、敌疲我扰、敌困我醒、敌降我扁、敌守我攻的策略,切记点到为止。敌强我就弱,敌弱我就和他讲道理。要时刻提醒自己,打不赢就跑,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很快《论持久架》风靡全校,打架事件履禁不绝。由原来的单挑变成了群殴,我们也终于明白:单挑是两个人的群欧,群欧是一群人的单挑。论持久架只能导致持久伤!

七、人本为妖,皆是人`妖,又何故以五十步笑百步。根据《聊斋志异》的行文记载:妖本为物,熬千年,吸日月精华,习世间奇法,渐幻化人形。试问我们这些猿猴族人,又怎可不是人`妖。都是人`妖,又何为人`妖?

八、高一时,我是一个很活泼叛逆的人。经常带头搞一些恶作剧,整了很多来我们班授课的老师。为止班主任多次找我谈话,还对我在教室中的作用给予了“治室之能臣,乱室之枭雄”的评价。这句熟悉又陌生的话,不禁让我想起曹哥的那句“治世之能臣,乱世之枭雄”。我不明白,狡猾狡猾的曹哥当时为什么会选择成为枭雄,而不是能臣?难道他天生叛逆?我百思不解,苦苦的参详老师的话,终于被我参透了,原来那句话的意思是“能成(臣)枭雄”,故曹哥只能成枭雄。我觉得我也一样,骨子里有坚定的活泼和不会安稳的整蛊细胞。我怕发生“飞鸟尽,良弓藏;狡兔死,走狗烹”的惨淡事件,所以我唯恐教室不乱,别无选择的成为了教室的流氓,一直流到高考,才发现虽然这些年身在校园,却还是成为了一个文盲。这一切,都是别无选择。

九、还是谈谈空间说说吧。我特别讨厌那些在最后加上“看了不转死全家”的说说。个人觉得那个作者特别脑残,如果说看了不转死全家,那么他第一个看到是不是也要转载呢?每转一遍,就多看一遍,多看一遍,就必须再转一遍。那么他是不是要一直不停的转下去,活到死,转到死,总有一天他不能再转下去,他全家就不能再活下去了。所以说,第一个死全家的一定是作者本人。换一个角度,我又觉得那个作者很残忍。当别人看到那样的说说时,一定也会诅咒作者死全家,然后转载那条说说让更多的人看见,最终更多的人诅咒作者死全家。如果“死全家”的诅咒真的会实现,那么第一个死全家的一定还是作者本人。唉,他想死全家,竟然还逼着几十万网友一起帮他祈祷。

标签:小猫给力脚步
推荐搞笑文章
  1. 2011新年致辞
    2011新年致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