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25文章网>文章>搞笑文章>坟圈子

坟圈子

保镖无双 0 0 2011-05-06 08:47:18

昨天晚上去了学校的后山,这一带除了石头就是树,平常很少有人来的,可鬼使神差的让我在这么一个伸手不见五指的夜晚来到这儿了。

这儿有一位仁兄,对,凭借体型应该是一位仁兄了。他似乎在找着什么东西,东一窜西一窜地在乱石堆中跳着,那速度怎么也和他的体型联系不到一块儿。

“喂,兄弟,借个火。”我顺着一条较为平坦的石块走了上去。

“别烦我,没见我正忙着吗”胖仁兄头也不抬的继续跳着。

“你在找什么呢?”我自己擦了根火柴将烟点上。

“找坟地”仁兄总算停了下来,“哈哈,就在这里了。”胖仁兄笑得花枝招展,在黑夜里我只能看到一圈更黑的影子一颤一颤地。

“坟地?”我有些不明白,“活得好好的找什么坟地呢?”

“总会有用处的。”胖仁兄似乎开始丈量尺寸了。我怕打扰他这光辉而又艰巨的任务就赶紧走开了。

“这么早就选好地方了,这些大一的家伙还真够积极的,这也难怪,现在竞争这么激烈,如果再不积极哪儿去找一块好坟地。”我猛地吸了两口自制的草烟,有些呛,随手便扔到了一边。

“谁仍的烟头呀?”那边传来了一声娘娘腔。

我赶紧跑过去道歉“大……,真对不起”我一时还不能判断站在我面前的是位仁兄呢还是为、位仁姐呢?毕竟这天太黑了。

“哎呀,差点毁容了,你这人有没有良心呢?这么黑的天吸什么烟呀!”这位黑影唠唠叨叨。

我一边小心的道歉“是,是…….”一边想“嘿,吸烟和心有什么关系?即使有关系也是肺呀,再说了,天黑为什么不能吸烟呢?法律上也没有这条呀,我可是个懂法的人。”

“大……,你在干什么呢?”我想转移一下话题。

“没看见呀,人家不正在挖坑吗?”黑影显得有些不高兴。

“噢,挖坑……”“就是挖坟圈子”黑影把手中的东西仍到地上,“你说现在的人都怎么了呀?好坟地都被别人占到了。我稍微来晚一点,你看呀,这是什么地呀,又破又硬。”黑影说的有些动容,竟抽抽搭搭的哭起来了,“这让人家以后怎么活呢?这还让人活吗?我的妈呀!”黑影突然间嚎啕大哭让我有些措手不及,如果他是位仁兄呢,我可以拍着他的肩,递过一根烟,然后再踹他一脚“滚马圈哭去”

如果她是位仁姐。我可以拍着她的肩,递过一根烟,然后将她揽过来说“借你个肩膀哭吧”,可天偏偏这么黑,我实在是分不清她是位仁兄还是仁姐,万一叫错了岂不难堪“哎,大二可真不容易啊,高的人连男女都分不清了。”

根据以往的经验,在这么个地方碰到了这么个人。最好还是开溜吧,万一是位凤姐,那我这一辈子岂不完了。

我悄悄地离开了。

“同学,可以帮个忙吗?”我正走过一片乱草丛时听到了这甜甜的声音。“你可以帮个帮吗?”声音甜入骨髓啊,只听着声音我就敢断定这是位美女了。这倒是我非常乐于遇到的,尤其是在这天黑得连鬼都看不见的地方。

“你可以帮个忙吗?”那甜甜的声音在旁边的草丛中响起,不过很奇怪,那草那么矮,怎么只听到声音却看不到人呢?莫非遇到鬼了。一想起鬼,我的脊背”嗖”的凉了

“可以帮个忙吗?”声音在一次响起,而且是在我脚下。

我本能的反应就是想撒尿,可我刚尿过了,现在还尿不出来,那可真是把我憋坏了。我想平日里我也没做啥伤天害理的事呀,怎么会在这朗朗乾坤,光天化日里遇鬼呢?

“你能帮我一个小忙吗?”那甜甜的勾魂声再一次平空响起。

“什……什……么事”我想既然鬼让我帮忙,应该还不至于这么快下黑手吧,且先答应了再说。

“我手动不了,你把我埋上好吗?”如此甜美的声音怎么可能是鬼呢?应该是狐吧,可我也害怕狐狸呀,虽然我没见过狐狸,但我见过黄鼠狼,我还用过石头打过一只黄鼠狼的大尾巴。我的手法可准了,小时候我们村里的路灯差不多都是我打碎的。我总是认为狐狸和黄鼠狼长的一样。

“怎……么帮呢”我小声的问道。

“你先把脚抬一下”那甜甜的声音说道“你踩到我的头发了。”

“我的妈呀”我是一跳三丈高呀,或许这是我至今为止跳的最高的一次,如果体育老师在的话,一定会把我选进跳高队的。原来我踩的是个女孩的头发,我还以为是从杂草呢。

幸亏刚才我憋住了,否则,后果不堪设想啊。

“我在这儿两天了,可怎么也不能把头埋起来,今天幸好由你来,不然。我还不知道要迟到多久呢。”女孩幽幽的说。

原来这是一位大三女孩。

“你是说让我把你埋起来?”我一看不是鬼也不是狐心里就踏实多了,可那只黄鼠狼的大尾巴总是不断地在脑海里闪现。

“是呀,麻烦你了。”女孩甜甜的说道。

不知各位听众有没有经历过拍这种事:在一个夜黑月风高的晚上,你在一堆乱草丛中遇到一个漂亮女孩,这是多么浪漫的一次邂逅啊。可那女孩却提出这么一个要求“麻烦你把我埋起来”这是多么残酷,难道她不知道,在中国,在这960万平方公里的土地上还有多少男人在打着光棍?女人啊,女人,你怎可如此无情。

佳人之命,不敢不从,随人我是十二分的不愿意,可我知道,我不埋也会有别人埋,与其让她埋在别人手里不如我亲自来吧。

主啊!请宽恕这些人吧,让所有的罪过都让我一个人承受吧,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谁让我是如此的善良的。

我用旁边的一把铁锹把这美丽的女孩埋进了土里,也不知道那丛头发埋严实了没有。可恶的天啊,如果天没这么黑,我还能过看到她的面容呢。唉,可惜了,真不知道我是在埋葬一个女孩还是在埋葬一个未来。

再见了,美丽的大三女孩。

埋完了女孩我继续往前走。越想越可惜,可惜呀,可惜,可惜忘了问那女孩抽烟吗,应该给她一根烟的,这土味道真不怎么样,都被污染了,现在社会污染太严重了,连片干净的坟圈子都找不到了。抽根烟还可以改善一下气味呢。想到这里,我就在想,是不是应该把她再挖出来问一下呢?

“嘿,站住”突然从旁边土堆中窜出一个人来,从身高上来判断应该是个七八岁的孩子。现在的孩子可真过胆大的,这么晚的天也敢来这里,他难道不知道,人贩子就喜欢在这么个天行动吗?当然,我不是人贩子,在说了,我也没那个胆量啊。

“现在什么时间了?”小男孩问道。天太黑了,我也不知道时间就随口说道“两点了”。

“我不是问你几点,我是问你什么年份。”小男孩大声说道。

“什么年份”我有些莫名其妙“现在的小孩真的什么都不知道呀。”

“今年是2011年,卯年,小朋友”我想摸一下这小孩子的头,可天太黑,又怕摸不到,闪着腰。

“操”小男孩骂道“什么世道”

“嗯,这么小就学会骂人了”,我是不喜欢说脏话的孩子的,尽管我经常骂人。

“奶奶的,明明说好2011年让我上来的,***的,骗老子。”小男孩说话的语气有些奇怪。

“请问,怎么回事?”,我想还是客气一点比较好,万一小男孩他爸是李刚就有些不好了。

“奶奶的”小男孩吐了口浓痰“我2006年大四毕业了,选了个风水宝地埋了起来。之前已经说好了,连定金都交过了,让我在2011年出来,谁知下边比上面还黑,死人的钱都敢贪呀,收了我的钱就是不放我出来。这不,晚了整整一年。”小男孩边说边吐,似乎口中有许多土,“这世道,太难了”小男孩感慨道。

“你是……”我是第一次碰到这样的事,一时不知该说些什么了。

“在底下可不好了,连个房子都买不起,每天只能睡在桥洞底下,奈何桥,你知道吧,我就天天睡在那底下的。”小男孩愤愤的说。

“奈何桥?那是什么桥?”我想了半天也没想明到哪儿有新盖起了这么一座桥。

“那你是怎么上来的?”我小心的问道。

“那还不简单,我说我爸是李硬,李硬你认识不?”小男孩问道.

“不认识”我只能老实的回答。

“那他儿子你一定知道”

“谁?”

“李刚呗”小男孩笑道,“真没见识”

果不出我所料,这小男孩真和李刚有些关系。

“那你怎么刚出来就这么大呢?”我对这一点还是很好奇的。

“速成的呗”小男孩说道。“你想呀,现在社会竞争多么激烈呀,如果在从婴儿开始长起多浪费时间,。所以我申请了个速成的,一步到位,省时省力。”

原来这个也可以速成呀,现在的科技可真是了不起呀。

“那你怎么速成七八岁呀?”我想如果直接速成到七八十岁岂不更一步到位。

“谁七八岁呀”小男孩该高声叫喊道,“我大四了。”

“奥,真对不住,天太黑了,我没看清。”我赶紧道歉“难不成他就是传说中的大四?

原来世人膜拜大四竟是个侏儒呀。

“哼”小男孩不说话了。

“你怎么不说话了?”我小声的问道

“我已经把我埋起来了。”声音有些微弱

“埋起来?”我走近看了一下,刚才还在的一堆土似乎没了。

“你怎么刚上来就又埋起来了?”我十分不解。

“废话,现在竞争这么激烈,我哪有闲工夫活呀。”大四说道,“能帮个忙吗?”声音更微弱了“我手动不了了,你帮我把我埋起来吧。”

我的天呀,又要让我埋呀,我都成埋人专业户了。

埋完大四后,我想是不是我也该找一块好地方埋起来呢,最好先圈上一块好坟地。然后再转手出售二手坟,这可是一笔好买卖呢。打小老师就夸我聪明,原来我还真聪明。

“哎呦”正当我高兴的时候,一不留神掉到了一个深坑里。

“多少人了?”我听到一个粗壮的声音问道。

“差不多100了吧”,一个尖尖的嗓音回道。

“那就埋了吧”

“好,埋了吧”

一阵发霉了的沙土从空而降,很快就把我埋了半截。

“这是怎么回事”我在黑暗中四处摸索,“咦?”我摸到了好多双手,原来这儿不少人呢。猛然间我想到了什么,这群王八羔子,这事也要偷工减料啊,这不是坑死了个人了吗?我正想破口大骂,却发现,土已经把我完全埋住了。

哎,这可恶的世道,这倒霉的黑天。

推荐搞笑文章
  1. 2011新年致辞
    2011新年致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