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25文章网>文章>友情文章>岁月洗礼下的金兰之交

岁月洗礼下的金兰之交

战狼旗 0 0 2011-07-26 14:25:55

我们每一个人在自己温馨小家都需和煦的亲情暖心扉,但是离开小家融入社会这个大家没有朋友互助互勉那是寸步难行的!朋友有泛泛之交、有点头之交、有患难之交、有金兰之交,亦有损友——前面与你交好后面捅你一刀的人,有阴险小人、有势利之徒!在你人生道路上,千种人千样命,看你所遇何种人!

今天晓涵笔下要叙述一段最为真挚的金兰之交情谊——患难见真情、患难之交才是真朋友!希望朋友们看了这篇文章后,反观你身边是否有这种知心友人?好好把握你们之间的挚友情缘,更顺畅地走你的人生路!

——前记

第一节

莎士比亚说——朋友间必须是患难相济,那才能说得上是真正友谊!为什么说患难之交才是真朋友?因为在你困难的时候,他们往往会主动站出来,帮助你,保护你。在你不开心的时候,安慰你,关心你……而他们什么也不要,也不介意……而那些所谓的“朋友”早就消失得无影无踪了。就一般而言,人们习惯上说的患难之交的朋友通常有两种:一种是,当双方共同陷入困境时能够同舟共济,共渡难关的朋友,另一种是,指一方独自陷入困境时能够向他伸出“友爱之手”的朋友,这一种患难之友显得更加可贵。因为当别人在为难之时,你的“友爱之手”不是那么好伸的,手伸出去得不到好处,而且还要付出代价,有时候甚至要付出生命!

克雷洛夫说过:只有在患难的时候,才能看见朋友的真心!是啊!一个人倒霉至少有这么一点好处,可以认清谁是真正的朋友!在这个讲究“现实”的社会里,大多数人都本着不管人家是非,自己顾自己的心态,“患难之交的朋友”更是少得可怜!但我身边就有这么一个典型真实的事例:云姨与芯姨这对患难之交!她们之间搭建的这座友谊的桥梁已经有了二十年之久了!在这期间,她们互相扶持,互相关心,那种情感相融,友情交汇所喷射出耀眼的火花!我耳濡目染,深感羡慕!

芯姨是城里人,她跟云姨是初中同学。命运的安排,友谊之手的牵引使她们两人成了同桌。芯姨人很朴实,随和。她没有因为自己是城市户口而看不起云姨。相反,对于这位来自农村的同学她很欣赏,因为她们拥有一样朴实的本性。由于家里兄弟姐妹多,父母供云姨上学已属不容易,无法买自行车给她做交通工具。她每天都要走好几十里的路去上学,为了避免来回奔波上学来不及,云姨只好自己带饭盒。一到中午放学时刻,云姨就自己一个人默默地背起书包,躲在校园深处的树荫下,一边看书一边吃着寒酸的午餐。这个现象被一直留心她的芯姨发现,怜惜与不舍涌上她的心头。芯姨的家就在学校附近,她的父母是国营企业的职工,家里条件不错。从那以后,芯姨就有意无意地利用各种借口邀请云姨去她家里陪她一起吃午餐,做功课。有好的菜色,课外书籍与云姨一起分享。对于这个有心人,云姨心存感激。每次家里过村庄节,做大戏,云姨也会邀请这个对这一切充满好奇心的芯姨来做客看热闹。这么一来二往,两人之间建立了深厚的友谊!

很快初中毕业了,云姨由于家庭因素没有继续升学,而是开始打工挣钱帮助家里。芯姨一路直上,中专毕业后在一家银行当出纳。虽然各奔一处,但她们一直维持联系,节假日也会相约逛街什么的。在往后的日子里,已到婚龄的云姨凭籍媒妁之言嫁给了同村做煤球生意的风姨丈。芯姨也成家了,对象是他父亲好友的儿子,在一家企业当领导。虽说地位悬殊,又有着贫富之别,但因为有两个挚友之间那牢不可破的情谊连结着,两家来往特密切,两个男人彼此也产生连襟般的交情。

这一年快要年末,云姨怀上了爱情的结晶,不只是姨丈一家,芯姨也替她开心不已,大家都期待着新生命的到来。但天有不测风云,飞来横祸把云姨一家打垮了。姨丈辛辛苦苦打拼创办的煤球加工厂被一把大火烧个精光,一切化为乌有。面对这突如其来的飞祸,一家人陷入了绝境,全家悲悲戚戚,感叹老天的不公平。这时云姨已经快要临盆了,而云姨的婆婆却经不住打击,病倒了,高烧不退导致精神失常,大小便失禁,满嘴的胡言乱语意思就是:怎么办啊!真是可怜啊!家庭的变故使新生命也提早要来临了,风姨丈把饱受阵痛折磨的云姨送往医院待产,由于难产需要做破腹产手术,而风姨丈现在已经山穷水尽,囊中羞涩了!

如何应付这么一大笔手术费啊!听着妻子疼得大叫的悲呼声,风姨丈在待产室门外走来走去,焦头烂额,也没一个女家属进去给云姨喂口水,真是叫天不应叫地不灵啊!平时得到过风姨丈家那么多恩惠的亲戚好友都哪里去了呢?避而不见!原来风姨丈有跟他家亲戚好友打招呼,寻求帮助,可那些堂嫂们都推脱家里忙走不开!呵,原先赖在家里不走的亲戚朋友,如今一个都不露面,真是世态炎凉啊!

在这紧要关头,闻讯赶来的芯姨与她妈妈,带来了5000元钱塞给风姨丈,让他交了手术费,并泡了一杯龙眼糖水进待产室喂云姨。这如同雪中送炭的举动引得产室内外的夫妻二人哽噎不已,真是患难见真情啊!有钱好说话,云姨很快经过破腹产手术生下一个可爱的女儿,母女平安。在月子期间也得到了这对母女的精心照顾,使风姨丈不至于自己母亲与妻子照顾不暇。对于这份恩情,夫妻两人终身难忘!

即使面临再大的不幸,日子总是要过的,烧掉的房子还是要重建的。原来的行业由于没有那么多的本钱难以再维持了,这时风姨丈有了一个想法:漳州外地打工的很多,建出租房是一个不错的投资计划!他把这个想法与家里人商议,大家都赞成,但要建好房子,这笔钱不是小数目,依靠村里原有土地赔偿是远远不够的。这是来探视小孩的芯姨开口了:“你们尽管盖,不够我帮你们想办法!”云姨吱吱唔唔地说:“这怎么行啊?”“眼光要放远点,有投才有收成,这是一条不错的出路。房子建好放租,你老公再干点别的,这个家就有希望了!”芯姨有着女中豪杰般的魄力大声说着。就这样在芯姨强有力的支持下,一栋三层高的出租房建好了。由于交通便利,菜市场又近,很快就租得一间不剩。双喜临门,房子建好后,勤劳肯干的风姨丈也找到了一份好工作。云姨一家总算雨过天晴,苦尽甘来了!这一切要归功于谁呢?是她拥有这个真心待她的患难之交的挚友,不然云姨一家又将面临一种怎样不堪的局面啊!

故事诉说到这儿,我们明了:患难之交才是真朋友!当你身处逆境时不请自来的人,才是真正的朋友。有的朋友在你得意的时候围着你团团转,当你落魄了却躲得你远远的。这样的朋友不能与你一路同行,所以说和你一起笑过的朋友不一定是朋友,但是陪你哭过的人一定是朋友,他会与你共患难。而能够共患难的朋友,要形成这种牢不可破的情感关系,不是一朝一夕就会得来的,需要长时间的交往和培养,才能达到情感交融,友情交汇的境界!

第二节

“患难之交才是真朋友”,可是有人就是在朋友最需要的时候离友而去,在朋友危难之时只顾保全自己忘了朋友的安危。人们总是可以敏感地察觉自己的苦处,却对别人的苦处缺乏了解。他们不想了解别人的需要,更不会花功夫去了解。有的甚至知道了还装作不知,大概是没有切身之苦,切肤之痛吧。

虽然很少有人能做到“人饥己饥,人溺己溺”的境界。但是我们至少可以随时体察一下别人的需要,当朋友遭到挫折而沮丧时,你应该给予鼓励。当朋友愁眉苦脸,郁郁寡欢时,你应该亲切地询问他们,并给予适当帮助。这些适时的安慰会像阳光一样温暖受伤者心田,给他们希望。所以说“患难之交”的朋友并不一定是物质上实质的帮助,有事精神上给予的慰籍胜过一切!

云姨与芯姨这对患难之交,芯姨给予云姨的帮助是云姨夫妻俩用“感恩戴德”这个词语所无法形容的!这种患难见真情的义举是那些有着血肉相连的亲兄弟姐妹有时也难以做到的!照理说这么乐于助人,胸襟宽阔的芯姨人生旅途应该顺顺当当的,但是不是善良就可以受到老天庇佑的,命运跟芯姨开了一个莫大的玩笑!在云姨女儿已经牙牙学语,会走路之时,芯姨在羡慕的同时也心存怀疑:为什么结婚这么久了,迟迟未怀孕?芯姨老公位居高层,生活条件更是不用说了,要什么有什么,但就是缺少孩子的欢声笑语来调剂平淡的生活,她多么渴望当上母亲啊!

在一次单位体检时,芯姨与她老公知晓:芯姨老公有问题导致芯姨不能受孕!这个如同晴天霹雳般的消息把他们夫妻两人镇呆了!异常喜欢小孩的他们无论如何也不能接受这个事实!但是经过好几间医院详细检查结果无误!从那天起夫妻二人内心如处于十二月寒冬般阴冷,芯姨老公极好面子,面对单位那些好事之人的小人嘴脸——冷嘲热讽!及芯姨失望的眼神!这叫一个顶天立地的男人如何受得了!他开始早出晚归,酗酒,搓麻将,把芯姨一个人冷落在家中。如果积极配合医院的治疗方案,也许可以改变现实的不公。但芯姨的老公根本就以鸵鸟的心态逃避一切,不肯配合。绝望的芯姨心里凉透了搬回娘家,夫妻正式分居。

坏事接连而来,芯姨的妈妈被查出癌症末期。面对如此的婚姻与身染重病的母亲,芯姨真是心力交瘁!独生女的芯姨这时连个商量的对象都没有,心里有苦真是无处诉!芯姨的爸妈对云姨情同是另外一个女儿般,极其疼爱,云姨也隔三差五打个电话问候,就此得知事情的原委。她心焦如焚地把女儿托付给家人照顾,就赶往医院探视芯姨她们。再多的眼泪也改变不了既定的事实,云姨决定劝和芯姨夫妻,只有他们和好,病床上的芯妈才能在辞世之前过得安心。

云姨夫妻分别对芯姨夫妻做了一次长谈,积极地打开他们夫妻二人的心结。毕竟只是因为孩子缘故,夫妻俩内心还维系着浓厚的感情,不是说分就能分的。芯姨老公放下自尊,答应芯姨亦或全力进行治疗亦或领养小孩,都听从芯姨的。对于病床上的老人,竭尽全力尽好孝道,承欢膝前。言归于好的夫妻二人对云姨夫妻甚是感激。在芯妈住院期间弥留之际,云姨都如同她的亲生女儿般守在床前,与芯姨交替轮班,照顾老人。芯妈往生之后,出殡操办后事,云姨夫妻二人更是鞍前马后帮忙张罗。

这种不是姐妹,胜似姐妹,不是连襟,胜似连襟的患难与共的挚友之情,有时是那些吸同个母亲奶,吃同锅饭长大的亲兄弟姐妹也无法与之匹比的!所以说“患难之交才是真朋友!”能够同舟共济,共渡难关的朋友才是我们需要与之交好的对象!

标签:洗礼金兰之交
推荐友情文章
  1. 我和韩大哥(六年级)
    我和韩大哥(六年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