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25文章网>小说>新编小说>仙剑续集

仙剑续集

笑三少 0 0 2011-08-09 22:23:04

景天和雪见站在潇潇风雪中,忽然天上降下一道祥光,天帝那富有磁性的声音传来:“景天由于你的愿望,让你的生命仅剩最后一天了,你好自为之吧!”

雪见痴痴的征住了,良久,那清冽的泪水沿着两颊缓缓而落,雪见跑到景天面前,颤抖着拉着景天的手,略带哭腔的说:“菜牙,告诉我这不是真的,告诉我!呜呜,这不是真的啊!”

景天看了看雪见,擦了擦了她脸上的泪水,出奇平静的安慰着:“猪婆,你记住,你永远是我的猪婆,不管怎么样都是。”

雪见更加伤心的哭着说:“我是你的猪婆,但你……不要离开我,不要离开我好吗?如果这个世界没有你的存在,我也活着没意义了”

景天忽然恢复以往戏谑的表情说:“好了,好了,猪婆你再哭,就不漂亮了,我这不是没死吗?天帝说的话,纯粹是开玩笑的,我是救世大侠景天啊!怎么会死呢?”

景天把雪见眼角最后一滴泪拭去,就拉着雪见的手走进了屋内,景天想:“天帝的话是真是假,他比谁都清楚,雪见,我只能陪你最后一天了”

话分两头,紫萱一直再苦苦等待长卿,光阴似箭,日月如梭。紫萱已经等的满头白发了,但紫萱只要长卿再见她一面。如此夙愿,这般简单。可紫萱并不知道,徐长卿已经武破虚空,已经位列仙班了。再也不可能私下凡间,跟别谈见上紫萱一面。

有一天,长卿在天上忽然看见紫萱,正双手紧紧的握着他们的信物,白发飘飘的站在风雪中,眼神望着远方,充满了期盼。口中喃喃自语:“长卿,长卿,你在哪啊??”

没有喝忘情水的长卿,当然知道紫萱口中念念不忘的就是自己。长卿双眼突兀的泛起一层薄薄的水雾,心中拼命的做着挣扎,三世情缘和三十苦修正巅峰对决着,或许是三世苦修略胜一筹。所以他自己还是理智的后退,直到看不到紫萱为止。或许就是,相见不如不见,有情不如无情吧。

忽然一名天兵大喊道,那个白发女子昏倒了。长卿大惊上前查看,原来紫萱禁不住风雪的侵袭,已经昏倒在地了,如果不去救的话。。。。。后果。。。

长卿一脚踏上南天门,正欲御剑急飞,可师傅的期望和自己的目标正牵绊着他。一拳击打在南天门柱上,望着凡间的紫萱被风雪已经覆盖全身了,心底最真实的想法尽数爆发,以最快的速度飞向了凡间。长卿知道他这一下凡间,已经触犯了天条。但他已经不在乎了,他现在只想救苦等自己一辈子的人,三世情缘,说忘就能忘吗?

他抱起了躺在地上的紫萱,紫萱虽已经昏迷,但她口中还是念叨着长卿,这让长卿的心头又是一颤,泪水又差点涌了出来。长卿把紫萱抱到屋里放在床上,他就这样静静的看着紫萱,静静的守在旁边。长卿又伸出一只手,爱抚的摸了摸紫萱的脸。想着紫萱苦等了这么多年的痛苦,他忽然觉得她不能再受半点伤害了。

紫萱忽然突兀的坐起,望着眼前的陌生人,一脸茫然的问:“你是长卿吗?你是不是?”

长卿笑了笑答道:“是啊!”

紫萱仔细了看了看他,心情激动的紧紧抱住了他:“我不要你做神仙,我只想我们过普通的生活,仅仅只是普通的生活啊!”

长卿没有说话,似乎在犹豫着,因为长老的话还在耳旁回响,“爱叫放手”但他忽然又记起景天的一句话“爱叫放手?屁话!我死也不会放手的!”

长卿扶着紫萱的双肩,看着这个昔日倾国倾城的紫萱,现在已经是沧桑满面了。他咬了咬牙,一字一顿的说:“我们就过普通的生活,好吗?”

紫萱再也忍不住了,泪水哗哗而下,拼命才忍住啜泣道:“好”

长卿安抚好紫萱,他决定去做一件大家都认为很荒唐的事而他觉得很有意义的事。

长卿回到了神界,直接就找了天帝,开门见山的说“天帝,请让我成为一个普普通通的凡人吧!”

天帝惊讶的望着他说;“你修了三世的道才成仙,如今你又想当凡人,你想清楚了吗?”

长卿对天帝真诚道:“我在人间尚且有放不下的事,当了神仙又有什么意义?”

天帝眼睛不眨的望着他:似乎把长卿的内心都看透了才说“放不下?是情吧”

长卿只能如实的回答道:“恩,天帝明鉴。”

天帝语重心长的说;刚才就听天兵禀报,说你为一女子私自下界,本想处罚你。但自古英雄难过美人关,大丈夫始终被儿女情长所牵绊。哎,强行把你留在神界,只能增加你的怨言,你下去吧。何时等你想通了,在为我神界效劳吧”

长卿单膝跪地:“谢天帝成全,长卿告退”

天帝的一声叹息久久回荡在凌霄殿上。。。。。。。。。。。。。。

清晨的第一缕阳光照进来,雪见就把早饭做好了。景天一个翻身就从床上下来,依旧是以前吊儿郎当的笑道:“哇,你这个煮饭婆真称职”

雪见笑骂道:“吃你的饭吧!死菜牙!”

“这个多吃点,还有这个也多吃点,都有营养。”雪见忙不迭的夹菜。

“得令”景天望着雪见,大口大口的扒着饭。

“慢慢吃呀,又没人和你抢。。。别撑着了。。”雪见拍了拍景天的背,笑着说。

雪见景天吃完了早饭,景天就拉着雪见说想去街上走走。

雪见纳闷的说“:去哪儿呀”

景天坏笑着拉着雪见的手道:“去好地方呀”

景天拉着雪见的小手来到了他们第一次相见的地方。时光似乎又回到一年前………。

“啊!我的身体怎么不受控制的后退啊!”景天深感奇怪的想。

“我的身体怎么急速后退啊!谁能告诉我这是怎么回事??”雪见也疑问着。

景天和雪见因为两块玉佩相互吸引而不受控制的见了第一次面,最终,两块玉佩重合在一起,前世的情缘在今生得到续延,可雪见和景天并没有开心,而是不断指责对方。

“耍流氓,放开我”

“你才耍流氓呢,你以为我不想放开啊!玉佩粘住了呀。。。。。”

。。。。。。。。。。。。。。。。。。。。。。。。。。。。。。。。。。。。。。。。

“我们认识整整一年了,那时的我们真的好傻啊。不知道珍惜那样的巧合,却还在相互指责着”景天谈笑道。

“恩,很多时候都是一个缘字作祟”雪见静静的回答说。

不知不觉又走到了唐家堡,那初吻的回忆似乎又呈现了………

虽然雪见无数次拍打着景天,让景天放开手。也不知道景天是怕有生命危险还是陶醉其中,竟死也不放手。

吻,是个奇妙的东西。它能让两个人陌生的心变得熟悉,也许就是传说中的一吻定终身吧。

“曾经沧海只为水,除去巫山不是云”景天念了句诗。

雪见看见景天沉浸在往事里,掩然一笑道“菜牙,你猜我现在在想什么?”

景天双眸凝视着雪见说,“或许你在和我在想同样的事”。

雪见正要踢景天。景天却迅速搂着雪见的双肩,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嘴唇慢慢的接近雪见,只等雪见的迎合。

近了,更近了。雪见双眼微微闭着,默默的等待着。她已经是第三次献上了吻了,再也没有以前那么抵触了,因为他们的爱,经历了多少生生死死,多少分分合合。

景天终于吻上了雪见,就那样吻着,没有丝毫的做作,没有丝毫的敷衍,没有丝毫的不足。他们静静的享受着这温情,那怕只是短暂的时光。

最后的最后,夕阳还是来了。。。。。。。。。。。。。。。。。。。。。。。

一天过的真的快,景天仰望着老天,许久,忽然对天竭斯底里的怒吼“为什么,我这个救世大侠,到最后却连自己都救不了,天!你不觉得你跟我开了个很大的玩笑吗?”

景天又忽然转身对雪见深情说,“雪见,这都是天意,冥冥中安排好了的………我走后,你要快快乐乐的活着,这样我在天上才会放心”

雪见泪眼盘陀的伸出双手,想最后一次抚摸景天,却发现触手之处一片虚无。她出奇的冷静,她知道他已经消失了,就如水中花,镜中月,一样消失了,仿佛从来没有来到这个世上般。雪见的眼眶滚动着晶莹剔透的东西,强忍着没有流出来的泪水,忽然,随着夕阳的消逝滚滚而下。

夜已经很深了,天空也呼呼的飘着雪。红衣女子还是在那呆呆的站着,似乎在等待什么。一名更夫走上前去,拍了拍红衣女子的肩膀。

“姑娘。姑娘。。。。。。”更夫连叫数声都没有反应。。。。。。。。。

推荐新编小说